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信托疯狂五矿信托顶风变形政信合作

发布时间:2019-08-15 11:21:47

监管层的三令五申,似乎并未抑制住公司的疯狂。

在几经“打压”政信信托之后,上月底,联合、和发布了《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然而信托公司“类政信”产品的发行热情并没有减弱。

在《通知》下发当口,近日五矿信托发售的一款约4.9亿元的产品,可谓是踩准政策节点。其融资方由政信信托惯常的地方融资平台变身为承建方中建六局,也让业界颇感蹊跷。

知情人称,在当前政策的严控下,该款产品仍然有政府担保,可谓是“顶风作案”,“估计是当地财政局的一块土地难以出手,找中建"过手",中建以较低的融资价买地然后高价卖地,并通过信托计划来规避政策”。对此质疑,截至《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稿前,五矿信托并未回复。

过会节点“抢先”

在适应监管要求之后,从2012年一季度开始,政信合作存续规模结束连续6个季度的下降趋势迅速回暖。截至2012年三季度末,政信合作存续规模接近4000亿元,达到2010年以来最高水平。

“政策持续收紧,对信托公司来说已经司空见惯,有效应对就是加大产品的创新能力,寻求一种新的应对方法才是上策。”上海一家信托公司人士表示。

诺亚财富数据显示,随着各地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增加,加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受限与“土地财政”吃紧,基础产业信托在信托资产中的占比升至23.3%,政信产品的衍生品已然充斥市场。

不过创新背后,却需要天时地利,五矿信托当属这轮调控中的“幸运儿”。2012年12月18日,五矿信托发行了“五矿信托·中建六局应收账款债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计划募集规模上限3亿元,期限为2年,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大丰中建六局公司持有对大丰交投49143.12万元应收账款债权,转让资金用于大丰市通港大道改扩建工程二期的建设。

正当产品紧锣密鼓地募集时,12月底,四部委发文对地方融资平台收紧。按照《通知》要求,除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地方各级政府及所属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不得以委托单位建设并承担逐年回购(BT)责任等方式举借政府性债务。同时,符合条件的融资平台公司因承担公共租赁住房、公路等性项目建设举借需要财政性资金偿还的债务,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不得向非金融机构和个人借款,不得通过金融机构中的财务公司、信托公司、基金公司、金融租赁公司、保险公司等直接或间接融资。

用益信托研究员李旸认为,严格来说,五矿信托的这款产品也属于政信合作范畴,虽然部委下达通知,但是有些信托公司的业务并未受到影响,在此背景下,被禁止的业务和放行的业务会借道打通融资渠道,一些新项目也会陆续出现,长远看,执行效果有待观察。

然而,就上述产品而言,虽然属于政信合作的范畴,但产品募集周期似乎更长。

“一般信托产品的推介周期为一个月时间,当然不排除特殊情况,需要加长周期,如果在规定时间不能募集成功的话,产品也有可能无法成立。”北京某信托公司人士表示。

从信托计划书看,五矿这款信托产品的推介期为2012年12月18日~2013年2月8日。目前产品并没有募集完成。

此外,记者了解到,五矿信托的所有者权益为13.63亿元,位于行业40位,权益/信托存量规模的比值3.02%,风险承受能力处于中等水平。

政府担保无效

“综合而言,整体信托计划一般,获得大丰市人大党委出示的回购承诺是本信托计划的一大亮点,基于最近政府对基建项目的严控,各种法规政策的出台,政信合作难度增加是必然的。”普益财富信托研究员肖红英认为。

而从上述信托产品的风控措施看,其主要用土地使用权做抵押。大丰交投以其持有的四块土地的使用权作抵押,抵押率为49.75%。同时,大丰城建和大丰交投均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该信托计划信托本金及利息收益的实现主要依赖于大丰市通港大道改扩建工程的财政回购款,大丰市人大常委会出具担保土地收益用于偿还回购款的决议文件,回购承诺符合《通知》里相关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信托计划中“大丰市政府提供符合城市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的、自主合同签订之日起可供开发的经营性土地作为质押担保,并签订《担保合同》”。“这一担保违背了《通知》相关规定,属于无效担保。”肖红英认为。

据悉,按照《担保法》,地方政府不能提供保证担保,也不能为融资平台公司融资行为提供担保。地方政府可以为除涉及融资平台公司以外的融资行为提供抵押、质押、留置和定金等担保行为。

“政信合作中地方政府担保行为多体现为财政机关出具承诺函、人大将信托本息偿付列入财政预算等。目前并未对承诺函作出明确规定。承诺函并不必然构成保证。承诺函只有在具备保证合同的内容时才构成保证担保,否则就仅被认定为道义上的安慰函。”诺亚财富研究员李要深告诉记者。

此外,按照本信托产品期限为24个月,融资规模为3亿元,信托存续期内可产生49143.12万元的回款计算,信托本息覆盖率为1.23,本息覆盖率较低,说明还款能力较弱。

北京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认为,目前对政信类信托产品,BT举债仍然是一种有效的融资模式,但随着地方政府信用担保风险敞口放大,政策对BT举借政府性债务进一步规范后,政信合作的空间将会受到打压。

昆明市看癫痫病挂什么科
河南去那里做牛皮癣检测好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