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不死神奴第九百三十四章全部擒获

发布时间:2020-01-24 18:12:02

不死神奴 第九百三十四章 全部擒获

猛的抬头看过去,只见高达数丈丰碑上,正坐着一个裹着肥大长袍的黑衣人,此人弯着腰,将两只缩在袖子里的手拄在膝盖上,微低着头,不屑看他一眼,右手反握一柄金光闪闪的巨大骨刀,斜抱在怀里,反射出夺目而绚烂的光辉,只是一照面的功夫,付欢的瞳孔轻微的缩了一缩,马上识出坐在丰碑上的黑衣人的修为与自己相比只强不弱。

“大胆狂徒,敢伤我九弟,受死……”虽然知道对方的实力可能不弱,但付欢已经高傲惯了,见不得自己的兄弟被人重创,把付豹放在地上,付欢大喝一声跳入高空,双手一分便是两团粉红色的气练如游龙似的攻去。

丰碑上坐着的正是通源神帝,他接到肖楠的传音前来保护洞中人,对于里面的是谁,通源神帝从来不在乎,他只在乎肖楠的命令:挡住所有准备伤害洞中的人,只伤不杀。

就是因为这句话,付豹才得以保住一条命,否则刚刚就不是灵魂袭体,而是万鬼缠身了。

见付欢飞来,通源神帝抬起头惫懒的看了付欢一眼,兜帽下两道带着极度蔑视的金光转瞬即逝,反手刀从怀中懒散的取出,不见强大的气势涌出,只见他轻轻一挥,一道数丈长的金色刀芒对着付欢的腰身横扫而去。

付欢见之骇然,刚刚燃起的怒火顿时将被浇了一盆凉水似的浑身冒着寒气,他凭空连连点足,纵身拔起数丈高,方才躲过那惊世一刀,还没等他驾驭好身形时,耳畔一声巨响轰隆隆的传了过来。

付欢听着寒毛乍起,回身一看,不远处一耸起入云的岭峻竟然被刀芒拦腰截腰,足有近几十米高峰石滚落到无底的深渊去了,也不知这一下能够砸死多少人?

缩了缩脖子。付欢满脸的震惊之色,他知道,这手段只有三位哥哥才有,自己决计是使不出来的。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功力,看样子,至少是中位神皇啊。

移到西山的艳阳正拼命的散发着最后一抹余晖,浓云散去。血一样的红霞妖异的洒下来,铺满了群山峻岭。

裂南山西方洞府群上空,那鬼哭神嚎的千万魂灵成为了这天清气朗中另类的存在,似游离在山间的精灵此起彼伏发出慑人心神的纠结惨叫。

付豹挣扎了很久才将体内那滚动不息准备将自己撕咬成碎片的魂灵之力驱散,当他清醒过来方才察觉嘴中充斥着腥甜的鲜血味道,吧嗒吧嗒肥厚的嘴唇,啐出一口浓血来,付豹的意识总算彻度恢复过来。

想起刚刚体内神念和那股惊人的魂力的拼杀,险死还生,付豹惊出了一身冷汗。再看丰碑上的黑衣人眼神中明显有着本质的变化。

“妈的,这人是谁啊,好厉害的修为,五哥,我不是对手,还是你上吧。”付豹够嚣张,但他并不傻,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就怂恿着付欢出去。奈何刚刚跟体内阴魂交锋,付豹没机会看见自己的五哥被人一招逼退的场面。否则也不会乱说话了。

付欢一脸的挫败相,被不知内情的老九噎的直翻白眼,心道:“奶奶的,我要是能打过。早就上去了。”

“少废话,遇到高人了,快通知老七、老八,就说裂南山有变,让他们小心。”

付豹慌忙的点了点头,拿出传音玉简低头折腾了起来。付欢也没闲着,心知不妙的他给策划着这场暗杀行动的付欲传了一个消息。

“两位是在找他们吗?”

两人正慌乱的传音的时候,丰碑上又多出一个人影,付欢、付豹诧异的抬起头,只见两个巨大的人形物体带着破空之声迅猛砸来,力道之强吓的付欢和付豹不敢硬接,一左一右的跳了出去。

“蓬!蓬!”

人形物体重重的摔在两人脚下,扬起大片的灰土,当烟雾散去,两人方才认出,这两个人形物体正是付虎、付熊。

此刻的付虎、付熊雄风不再,两人均是被人打的鼻青脸肿、体无完肤,浑身多处伤口流着鲜红的血渍,已是剩下半条命了。

“老七、老八……”

“七哥、八哥……”

这一惊非同小可,付欢、付豹马上揣起传音玉简跑了过去,将二人扶了起来,只不过任凭他们摇晃任虎、付熊也无法醒过来,利用神力检查之后,两人大惊之色,付虎、付熊的神源已经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摧毁的差不多了,没有上好的灵丹妙药别想恢复过来。

“混蛋。”付欢牙吡欲裂,九兄弟源于一母,感谢深厚如同一个人,多年来九兄弟叱咤圣域,从来没发生这种事,眼看着两个兄弟只剩下了半条命,一股邪火让付欢失去了理智。

“老九,跟他们拼了。”

付欢咬了咬牙,粉红色的气练从双掌喷出,化成两条绚烂的粉红长蛇,飞向丰碑顶端。

付豹也是怒吼一声,提着宝刀腾空而起,其双手合而再分,掌中宝刀立化无数刀芒。

丰碑上,肖楠不屑的勾了勾嘴角,丝毫没将这两个修为连中位神皇都不到的兄弟放在眼里,轻蔑的扫了一眼后,他淡漠的对通源神帝说道:“摩驮岭应该动手了,把他们捉起来,交给柳大洪吧。你继续守在这里,等他夺基成功之后再来找我。”叮嘱了一番后,肖楠看都不看付欢、付豹一眼,挥指驾起乌云射入空中。

“休想离开。”付欢、付豹眉须贲张,怒焰滔天,见这将自己兄弟打的半死之人突然离开,惊愤交加,付欢身体在空中腾空一转,改变方向杀向肖楠。

“你不配跟他交手。”正当这时,丰碑上通源神帝站起身后,双手一翻祭起一巨大的鬼脸。

这鬼脸犹如一张巨大的布幔在空中铺展开,转瞬间飞到了头也不回的肖楠的下方,将半边火霞的夕落之天都挡在鬼脸之外。

鬼脸狰狞的喷着灰黑色的云雾,大有吞天噬地之兆,受到那腥浓的灰雾卷动,付欢和付豹如同狂风中两片枯落的枫叶在鬼脸下失去了平衡,随着旋风狂转间,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这是古法。小心。”付欢见状,脸色急变,慌忙提醒着任豹:“带着老七、老八先走。”

付豹胆战心惊,古法秘术他不是没见过。相反,因为九兄弟出身不凡的缘故,他见过太多的古法秘术了,可是这鬼脸还是让他前所未见的肝胆俱裂。

“这……这是什么古法?”付豹咕哝着,已是吓得不轻了。

“还问。快走啊。”付欢终于明白为什么付钱临他出来之前,提醒他小心再小心了,裂南山中果然有高手。

愤怒的咆哮着,付欢驾驭着气练急转升空,轰向那巨大的鬼脸,试图从危急中找出一条开天之路,能让他们逃脱那未知神秘高手的魔掌。

然而他想错了,当粉红色的带着无限魅惑的气练升到半空之际,鬼脸忽地一变,一个灰黯到极致包镶着金边的硕大“逆”字出现了。

继那鬼脸呼号着阴厉的气旋过后。“逆”咒大字狂起了史无前例的风暴,付欢、付豹,甚至地上有出气没进气的付虎、付熊,四人的灵魂在一刹那被冻结住,眨眼间,四人的灵魂同时颤抖,仿佛被一只只阴气十足的冤魂紧紧缠住。

付欢瞬间绝望了,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逆命帝魂咒,是逆命帝魂咒,不可能。不可能……”

“嗡!”

庞大如山的压力袭顶而至,付欢绝望的呼喊了两声,猛的喷出一口血来,红润的大脸立显苍白。

“噗!”付豹伤的更重。从高空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肋骨尽断:“五哥,这是……”

“逆命……帝魂……咒!”付欢跌落在付豹的身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让他震惊不已几个字,直接昏厥了过去。

……

继苍蛮领和裂南山交界出现三十六门绝天阵之后,整个裂南山骚动了。无数修士从四面八方赶来准备查个究竟。然而原本以为这是苍蛮领和裂南山两大势力的意气之争的人们到了裂南山方才发现,事情远远出乎了他们的所料。

就在两大势力与两地交界展开大战的一日之后,远在苍蛮以南的摩驮岭妖家兄弟带着四千修士人马从南岭苍蛮入界,与苍蛮霸主屠正、屠鸣两兄弟交手。

与此同时,有人更是震惊的发现,裂南山以东与九云十八洞的交界之处,出现了大量的修士队伍,人数足有五千,正全速杀向裂南山,带队之人正是九云十八洞付寿、付恶两兄弟。

由于先前苍蛮岭和裂南山的交锋让裂南山近千的人马全数出动,此刻的裂南山犹如一座空城,付家两兄弟修为又臻至中位、下位神皇境,大军势如破竹,从东进入裂南领地,杀气腾腾的直奔裂南山南岭与苍蛮交汇而去。

裂南山南岭,苍蛮岭的交界处,连绵起伏的大山气魄恢弘,南岭上空,三十六个巨大的星门白光闪耀,门中各凝立一修者,手执长剑,斜指苍空,随着那晦涩难懂的天音回荡起来,三十六名星门中的神帝不断变化着繁复的手印。

数里方圆之间,皆是被一团白光笼罩而起,阵内杀声震天,血光弥漫天边渲染着妖艳的绯红。

付福、付欲站在秀岭之巅,隔山相望,眼角含笑,快意十足。

“苍蛮岭、裂南山狗咬狗,两败俱伤,我等坐收渔翁之利,谁能想到摩驮岭与我九云十八洞早已结盟,四弟果然好计谋啊。”付福望着那冲天的血光,大笑连连。

付欲坐在山顶,手指敲动腰间剑鞘当当作响,得意道:“二哥谬赞了,雕虫小计不足挂齿。”

“四弟,你太谦虚了,如此兵不血刃之计,也只有四弟能够想的出来。”

付欲笑道:“怪就只能怪裂南山不识抬举,以为笼络天下群雄便不可一世,错了,大错特错,裂南山坊市无事之时倍受追捧,可是一旦出事就会分崩离析,仅凭裂南山区区四位下位神皇,就凭他们还想保住柳大洪?真是做梦。”

“哈哈……”付福狂笑道:“此事过后,我九云十八洞就可以成为方圆数万里的主人了。”

笑过之后,付福“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老五那里怎么还没有消息,都过了一天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付欲皱了皱眉,说道:“可能是裂南山把宝物藏起来了,我这就催他们快一点。”

付欲说着拿起传音玉简祭出神念。

等了一会儿,传音玉简丝毫没有反映,付欲不禁担心的说道:“该死的老五,会不会又去寻欢作乐了。”

九兄弟的淫威在附近几大势力当中大名鼎鼎,尤其是他和付欢,那一身古怪的跟女子差不多的粉红色神力便是从淫欲上修炼得来的,具有强大的魅惑作用,可以说两兄弟长的一搬,却是花丛中的老手,夜夜无女不欢。

付福到是不以为意,笑道:“裂南山人去楼空,有几个婢女下人被老五他们看上也不无可能,这么久没消息,也许已经得手了。听说裂南山还有两个绝美的佳人,怕是老五他们按捺不住了吧。”

“希望如此吧。”付欲苦涩笑,他虽然纵欲如狂,却不会误及大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绪一直不宁,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还拿捏不稳究竟会发生什么事,仔细想了想自己的计划并无错漏,心想道:“一定是想多了,一个裂南山能翻起多大风浪。”

“老三和老六来了。”

杀声如雷的两地交界,一伙足有五千修士的人马杀进山间,看着那如狼似虎的九云十八洞修士,付欲的烦恼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身上生起一股指点江山的气势。

付欲抽出一杆黄色令旗,高高举起,隔间一摇,仿如魔咒般的,那五千人马在山中骤停,动作之一致犹如经过了长期训练一般。

付福笑声响起,望着那虎狼之师,说道:“老四,裂南山和苍蛮岭的人斗了一日一夜,死的差不多了吧。”(未完待续。)

长春牛皮癣医院在什么地方
高陵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广西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洛阳重点妇科医院
邯郸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