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武极宗师 第五章 一根白芒黑发

发布时间:2019-09-25 23:07:34

武极宗师 第五章 一根白芒黑发

蓝星。

唐国。

无论是走在道路上的行人,亦或是处于楼宇房间内的人们,尽皆一片震撼,呆呆地望着高空。

蔚蓝天空,已经消失!

白云朵朵,彻底无存!

唐国所在的区域上空,尽皆是是一片黑暗。

无垠无量的黑暗,但是在漆漆黑暗天空,似乎隐约有着点点光芒,点缀黑暗,装饰天空。

“那,那是宇宙星空啊啊!”终于有人反映过来,惊呼出声。

“怎怎么可能?高空上所有气层,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们头顶,是真正的星空!”一个学者仓惶大叫。

他远远比普通人,更明白气层消失的后果。

如果蓝星气层消失,星球表面的水分、包括无边无际的东蓝海,会在二十四小时内,化为乌有,生命枯竭。

如果蓝星气层消失,流星陨石可以肆无忌惮的坠落,氧气泄漏,地表飓风迭起。

以上,只是一天之内的严峻后果。

眼下。

最关键的是——

宇宙辐射、星空射线,会以光速姿态,横扫唐国,肆虐蓝星!

他们人类,根本坚持不到所谓的一天之后,短短一分钟后,绝大部分普通人,将产生晕眩感觉。

二十分钟后,所有普通人,尽皆灭绝!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啊!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学者之上的专家层次,我怎么能死!?”

“传说中的潜规则,我还没有体验过啊啊!”

学者哭嚎不断,居然在路上打起滚来。

他肆无忌惮的不甘叫嚷,仿佛世界末日即将到来。

因为他有着渊博的学识、以及深厚的科学素养,所以他深深明白,蓝星气层消失的后果!

一分钟后。

街道行人一脸恐惧,惊慌忐忑,四处逃窜。

五分钟后。

街道行人神态犹疑,将信将疑,惊疑不定。

十分钟后。

街道行人一脸茫然,呆滞的站在道路上,所谓的灭绝性辐射、毁灭性射线,根本没有!

二十分钟后。

“啊啊!我不要死啊!”学者低吼呢喃着,已经有些崩溃。

只是。

在心头隐约有些奇怪——他怎么还没死?他怎么还活着?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步履蹒跚,一根拐杖打在了学者的腿上:“年纪轻轻的,说的都是什么话!”

“嗯?”

学者浑身一个激灵,被拐杖一敲,宛如万伏雷电刺激,将他吓得眼白一翻,差点晕过去。

“我还活着?”学者茫然地站了起来,注视着前方的老者。

“你也活着?”学者下意识的念叨了一句。

他有些疑惑,不应该啊。

“嘭!”

老态龙钟的老者,被气的蹦起来,甩起拐杖狠狠敲在学者的脑袋上:“老头子我活着好好的,用不着你说!”

“啊!”

学者吃痛惨叫一声,抱着脑海,却是惊喜的叫出声来:“哈哈!哈哈哈!”

他自然是不知的。

方成怒气勃发,奇点域能泄露了一丝,将整片天空清扫一空,但也禁绝了一切射线、辐射的侵入。

——

东湖别墅。

方成手指一弹,恢复了罗语的说话能力,饶有趣味地凝视着一脸苦涩、哀然的罗语。

“罗语,你是怎么知道,我留下修行资源的事情?”

方成目光淡漠。

早在地球上,尝过教训的方成,深知财不外露。

那些修行资源,相对于父母亲、妹妹李茗茗,仿佛是一个三岁小孩,抱着金灿灿的金砖。

若是被他人得知,难免引起歹意。

所以。

除了李茗茗、父母亲,以及霍达,蓝星其他人应当是不知道的。

那么。

罗语,是怎么得知的?

方成眯起眼睛。

“难道,是罗语偶然发现?”

旋即,方成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修行资源被放置在家中的巨大银色保险箱内,罗语怎么知道,那银色箱子里面,是修行资源?

“我——”

罗语嘴唇一动,话音吐出。

他眼睛一瞪,自己能说话了!

“方成大人。”罗语惨然一笑,开口道:“我只是想赌一把,没想到你会回来。”

“赌一把?”方成淡淡一笑。

此时此刻,他心中的滔滔怒火,简直如同一座座火山在心底酝酿爆发。

但是。

方成忍住一指头点死罗语的念头。

因为,有时候,死亡是一种恩赐。

方成脸色平静,微微蹲下身子,侧脸对着罗语,仿佛在聆听罗语的解释理由,仿佛是精神患者的时常行为。

“从小到大,我的妹妹从来没受过欺负,从来没有哭的这么伤心,也从来没有委屈成这个样子。”

“你,大概想象不到,我的愤怒。”

方成越是平静,罗语愈是揪心。

看着方成的侧脸,罗语浑身颤抖,深陷恐惧。

他知道,他死定了。

他赌输了、他拼输了,所以他认,他不会求饶。

但是——

‘诛九族’三个字,令罗语心肝俱裂,毛骨悚然、窒息欲绝的情绪,笼罩着他的心头,将他拽入无底深渊、无间地狱。

“方成大人,错我认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一人犯错一人偿,我愿受千刀万剐,只求您——”

“你,是不是听不懂话?”方成淡淡道。

罗语脸色一怔。

方成摇了摇头,恢复伫立姿态,俯瞰罗语:“你真是听不懂话。我已经说了,诛九族,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扛?”

“不好不好。”方成摇头。

“你死之前,应该有陪伴。不然,你会寂寞的。”方成微微一笑。

一抹微笑。

杀意隐含。

罗语眼珠子瞪得滚圆,仓惶求饶,泪流满面,似乎是在诚挚忏悔:“方成大人,我并没有伤害您的家人啊!您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么做啊!”

一声声哭饶,好似冤屈控诉。

一道道泪珠,仿佛悔恨之泪。

“烦啊。”

方成目光一厉。

噗嗤!

罗语狂喷鲜血,跌撞在庭院墙壁上。

一丝奇点域能封禁罗语的一切动作,再怎么求饶,再怎么忏悔,也只能化作雕像,不得动弹。

方成转身。

“霍达,伤势痊愈的感觉如何。”

霍达一脸激动,躬身垂首:“恩谢方成主人的赐予,伤势已经全部恢复!”

“什么?这么快?”先知孟眼珠子一瞪,心头充满了匪夷所思的味道。

须知。

他刚才,是亲眼目睹霍达的伤势。

脊椎粉碎,即使是有着恢复秘法,修复身躯,也至少需要数年的时间。

然而。

仅仅三分钟,他的伤势居然是好了!

先知孟脸色呆滞,根本不能够理解。

方成看着霍达,温声道:“霍达,交给你一个任务。”

“发动一切力量,搜寻罗语的上下四代所有亲属。搜寻罗语的一切好友情人。总而言之,罗语九族必须齐全,否则罗语未免太过寂寞孤单。”

“是!”

霍达微微鞠躬。

方成轻轻颔首:“尽快。”

随后。

方成捻起一根头发,扔给霍达,淡淡道:“有星球级以上阻拦者,持此黑发,轻点一下即可。”

一根黑发,泛着白芒

武极宗师  第五章 一根白芒黑发

,宛如一根星空巨柱的缩小版。

霍达恭谨接过这一根黑发,离开庭院。

站在一旁的先知孟、孟达致两人,面面相觑,惊愕不止。

一根头发!?

先知孟眼珠子剧烈转动,差点没瞪出来。

他终于明白了,方成的武力值、伟岸层次,已经不是他能够揣测想象的。

不过。

先知孟也有着深深怀疑。

若是真有星球级、星空级的强者阻拦,一根头发,到底能起什么作用。

正当先知孟疑惑时。

方成扭头看向先知孟:“先知孟,给我一个解释。”[.]

潍坊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潍坊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潍坊治疗宫颈炎方法
潍坊治疗宫颈炎费用
潍坊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