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血公子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3:21
摘要:长安第一镖局的六侠蓝梦涯之子雪恨,为替死在同门弟兄——七侠紫梦天手下的父亲蓝梦涯和母亲雪无痕报仇雪恨,只身从关外赶回长安,将意欲匿身佛门的七侠紫梦天斩于自己刀下。但是,他的恩怨并未就此了结,反而牵出了一连串让雪恨意想不到的江湖血腥。雪恨因此而杀出了一个“血公子”的名号,震慑江湖…… 【序】秋雨一梦,缥缈江湖

挥着一枝悲风愁雪,怜花惜月的灵感之笔,怅怅惘惘,跌跌撞撞,我的笔端总是飘有一些缥缥缈缈的烟,迷迷蒙蒙的雨,在诗里交错,在文中穿梭,依稀似我如烟如梦,如画如诗的家乡——江南。
人在江南,心在江南,梦,也在江南。
人们常说,江南男子细腻温柔,多情多愁,更多才子。可是,我却一直独钟于北方汉子的粗旷,大气,豪迈。就像武侠小说里所描述的那些刀头舔血的江湖豪士,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笑杀人,过着狂野不羁,豪气干云的日子。
杀人不敢苟同,痛饮狂歌,却一直是我仰慕和向往的。于是,南饮狂刀,便成了我的一个别名。
说起武侠小说,一直是我痴然神往的一个梦。一个深深埋在我心底的大梦。从武侠宗师古龙,金庸,温瑞安,到后生可畏的小椴,皆是我这大梦里闪亮的焦点,更是我追逐的目标。
可是,因为这个大梦埋得太久,太深,丝丝缕缕,纠纠缠缠,终于拧成了我心头一个解不开的情结。“丝丝缕缕,烟雨织成愁。”事隔多年,我的这个拧成了情结的武侠大梦,终于,渐渐地被日常繁忙琐碎的事务分化,淡却,淡得朦朦胧胧,淡得似雨如烟。
窗外,秋雨蒙蒙,弥漫着江南朦胧的诗意;窗前,泪眼濛濛,纠结着大梦无着的愁情。
今夜,读着自己这部终于杀青的《血公子》,那些被我散落了多年的梦之丝丝缕缕,又重新在我笔端袅袅升起,细细飘来,依然如烟似雨,穿梭,交错,重新交织,织着我那一个久违的武侠大梦。
我要用我满腔的热情与无悔的执着,收集我的那些散落多年的梦之丝丝缕缕,织出我笔端的那一个缥缥缈缈的江湖,织出在那一个缥缥缈缈的江湖里,那一个与我朝夕相随的梦——武侠大梦。

【第一卷】斩梦

【第1章】飞骑扬尘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落花时节,林花谢尽了娇艳的春红。再经朝来的潇潇寒雨与晚来的瑟瑟西风,纷飞四飘的落红,更加黯然失色,不胜凄凉。
秋风寒,落红残,人呢?
那个伤春怜花的南唐后主,早已成了古人。如今,南唐后主虽已不在,可是,世人伤春怜花的悲吟,却依旧在延续。
只是,现在这个伤春怜花的人呢?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也许,这个伤春怜花的后来人,就在天涯。
人在天涯,肠已断,泪已干。
就在这落红凄凉的深秋里,就在一个西风萧索的黄昏,如血的残阳,将一条荒凉的古道,抹上了一层说不出的凄艳幽红。
西风漫卷,古道尘扬。
古道边,树已老,藤已枯,凋零的黄叶,被风吹起,随尘纷飞。
放眼四望,天地间,万物萧索。
就在这条荒无人烟的古道上,忽然,从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一阵马蹄急促的声音。蹄声渐近,似是一匹疾驰的黑马。黑马背上,似骑着一个身披黑色披风的黑衣少年。
随着一片飞卷的黄尘扬天弥漫,黑衣少年已经从远处疾驰而来。一路的疾风,将黑衣少年的黑色披风高高吹起,露出了悬挂在黑衣少年腰间的一柄刀。
一柄奇怪的刀。
奇怪的,不是刀的形状,而是刀的颜色。
刀柄,是极为显眼的幽蓝色。刀鞘,也是显眼的幽蓝色。
鞘里的刀呢?也是显眼的幽蓝么?
可惜,一转眼,黑衣少年便已经纵马疾驰而过。
黄尘弥漫的古道上,徒留一串凌乱的马蹄踏痕。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
长安街上,行人渐稀。
街的两边,几家大大小小的客栈酒楼,陆陆续续地,皆亮起了灯火。那些大嗓门的伙计们,正在忙着招呼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江湖豪客。
得得,得得得……长安街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由远而近,蹄声渐渐清晰。
只见一抹黑影,从远处疾驰而来。
又是那个黑衣少年,刚才那个疾驰在古道上的黑衣少年,此刻,竟又驰马而来,出现在了这条喧闹繁华的长安街上。
“吁!……”当黑马驰到长安街上的时候,黑衣少年猛勒缰绳,开始放慢了速度。
黑衣少年如标枪般笔直地骑在黑马背上,慢慢悠悠地,行在长安街。而悬挂在他腰间的那柄幽蓝的刀,在此刻,已经被他身上那件宽大的黑色披风完全遮住了。
此时,黑衣少年冷峻的面上,如同凝了一层寒霜,一双漆黑的星眸,如冷电般,不时地扫向长安街的两边,似在寻找着什么。

【第2章】金龙七虹

英雄酒楼,是长安街上最大的一家酒楼。
此时,在英雄酒楼前,停着十几辆镖车。而每一辆镖车,居然都是空的。在最前面的一辆镖车上,插着一面镶着金边的黑色大旗。大旗迎风飞卷,旗面上,用金线绣着一条腾云欲飞的龙。
这十几辆空镖车,分明是金龙镖局里的。这家有长安第一镖局之称的金龙镖局的镖车,怎么会出现在英雄酒楼前?是押镖回来,在此歇脚?抑或是……?
酒楼内,此刻张灯结彩,正热闹非凡。楼上楼下,竟是座无虚席。而出席的,除了武林七大门派的掌门人外,其余的,皆是江湖上那些有头有脸的风云人物。
英雄酒楼,顾名思义,来喝酒的客人,显然都是那些长年在刀头上舔血过日的江湖豪士。
今日,莫非又是哪位有声望的英雄在此大设酒席,大宴天下的诸多好汉?
“请各位英雄先静一静!”说话者的声音洪亮如钟,来自楼上。
原来,是一位身着紫红长衫的白须老者,正站着向楼上楼下的诸雄连连抱拳,“今日,是我们惊虹七侠的大当家池梦龙八十大寿的喜庆日子,也是老夫金盆洗手,告别江湖生涯的特殊日子。老夫特请江湖各位知名的英雄,来此英雄酒楼一聚!过了今日,老夫便从此踏入空门!”
“阿弥陀佛!”话音刚落,坐在楼下席中的少林主持渡心大师随即高诵了一声佛号,仰头道,“紫檀越英雄盖世,金龙镖局的事业也正如日中天。紫檀越分明尘缘未了,怎么可以说出家,便出家了呢?金龙镖局的惊虹七侠,怎么可以少了紫七侠呢?”渡心大师说罢,楼内诸雄皆连连称是。
“我看未必,而是七当家紫梦天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亏心事,才急于躲入空门的吧?”此话一出,酒楼内,顿时人声嘈杂,乱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传自门口,楼内诸雄的目光,便皆不约而同地齐聚向门口。
说话的人,竟是刚才骑马独行在长安街上的那个披着件宽大黑色披风的黑衣少年。
“阁下何人?敢在天下英雄面前,如此地出言不逊!”紫梦天勃然大怒。
“少年口舌如刀剑,七弟莫要见怪,且息怒。来者皆客,先让这位小兄弟坐下歇息片刻,再慢慢细说不迟。”坐在紫梦天左边的一位身着红色长衫的白须老者蓦地长身而起,面不改色地向黑衣少年抱拳道。然后,红衫老者又在怒气冲冲的紫梦天肩上拍了拍,沉声道,“七弟也坐下罢。”紫梦天冷哼一声,忍怒坐了下来。
“如此宽宏大量,不愧是金龙镖局的大镖师,大当家,惊虹七侠的池大侠!”此刻说话的,是坐在渡心大师身边的武当派掌门玄机道长。
这白须飘飘的红衫老者,正是金龙镖局的大镖师池梦龙。池梦龙目含感激地向玄机道长抱拳道:“不敢,不敢!玄机道长言重了!”说罢,池梦龙随即望向那黑衣少年道:“这位小兄弟,请坐下说话!”
“坐倒是不必了!”黑衣少年冷哼一声,抬起左臂指着坐在楼上的惊虹七侠道,“刚才,渡心大师说金龙镖局的惊虹七侠,怎么可以少了紫七侠?那么现在,我要提醒一下在座的诸位英雄,惊虹七侠既然不能少了紫七侠,那么,现在坐在楼上的,为何只有惊虹六侠?还有一侠呢?”

【第 章】诡异幽蓝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位小施主莫非不知,惊虹七侠的蓝六侠蓝梦涯,已经过世多年了吗?因为蓝六侠侠名远扬,江湖中人依然不忘其人,故仍将金龙镖局里的六位侠士,称为惊虹七侠。”渡心大师低着头,双手合十道。
池梦龙亦颔首道:“大师所言极是!蓝六弟的确是已经过世了多年,我们惊虹七侠虽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一直亲如兄弟,蓝六弟人虽已去,可我们兄弟依然当他活在我们身边。”说话间,池梦龙的双目中,似已有泪光闪现。
“哈哈……”黑衣少年忽然仰面大笑,但却笑声凄苦,似含着诸多愤恨与伤心。
楼内诸雄骤然听到黑衣少年的这伤心至极的笑声,不由皆面面相觑,也不知这冷傲的黑衣少年葫芦里,究竟在卖着什么药。
紫梦天见状,心中微动,似想起了什么,却又有点不敢肯定。
黑衣少年笑罢,忽地撩起了黑色披风的下摆,露出了那把悬挂在腰间的刀。
那把奇怪的蓝刀。
幽蓝色的刀鞘,幽蓝色的刀柄。
鞘里的刀呢?是否也是诡异的幽蓝?
紫梦天骤见此刀,面色大变,忍不住又长身而起,抬起右臂直指着黑衣少年,厉声问道:“你......你究竟是蓝六哥的什么人?为什么你会有蓝六哥的幽蓝鬼刀?”
“住口!你根本不配叫他六哥!”黑衣少年厉声喝道。
紫梦天面色骤然涨红,刚欲发作,坐在紫梦天右边的一位青衫老者,也就是惊虹七侠的五侠青梦云,忙掩口咳嗽了几声,低声道:“七弟,冷静些!”
紫梦天冷哼一声,终于又一次坐了下来。
青梦云捋着颔下长须,依然压低着声音道:“七弟稍安勿躁,先看他接下来还说些什么,再问他来历也不迟。”
紫梦天默然点了点头。
黑衣少年见状,又仰面大笑道:“七当家如此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来,根本就与佛门无缘嘛。再说,佛门乃净心之地,不是避难之所!”
“善哉,善哉!有缘度佛门,无缘佛门度。这位施主莫要再取笑紫檀越了!可否报上来历,莫再让天下英雄胡乱猜疑?”渡心大师起身走到黑衣少年面前,依然双手合十,双目炯炯地注视着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缓缓道:“要说我的身份,首先,我要说一说当年的六侠蓝梦涯,曾以一把幽蓝鬼刀称雄江湖,其武功造诣,在惊虹七侠中,本是排行第一。然而,在金龙镖局中,却是他的年龄最小,按年龄排,他本应排第七,因为比七当家早入金龙镖局,故坐上了第六把交椅,成了六侠。因为这个原因,镖局中,却有一个心怀不轨的人坐不住了……”说罢,黑衣少年目光如电,直射向坐在楼上的紫梦天。
紫梦天顿时面色大变,对藏在他自己心中多年的那个猜测,更加地惊疑不定了。
黑衣少年见状,更是胸有成竹,遂续道:“此人极工心计,在一次外出押镖的途中,勾结外凶……”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位施主,能否先表明身份,免得众人心生猜疑?”渡心又一次长诵佛号,注视着黑衣少年道。
“我乃惊虹六侠蓝梦涯之子——雪恨是也!”黑衣少年雪恨一字一顿道。
此言一出,群雄哗然。

【第4章】激怒的枭

紫梦天更是面如死灰,心,也随之沉了下去。
这时,坐在紫梦天旁边的,除了池梦龙,青梦云,还有二侠乘梦翔,三侠黄梦梁,四侠吕梦仙,在这一刹那,全都将目光凝聚到了紫梦天的身上,在他们的目光中,全都充满了疑惑与迷惘。
如坐针毡的紫梦天再也按捺不住了,猛地长身而起,抬臂直指着雪恨道:“臭小子,凭什么说,你,就是蓝六哥之子?”
雪恨嘴角微微一撇,一字字道:“幽蓝鬼刀!”说罢,雪恨忽然抱拳向四周的群雄道:“今日之事,是我和七当家紫梦天的个人恩怨,希望诸位英雄莫要插手。否则,恕在下刀不长眼!”
“哈哈……”紫梦天蓦地纵声狂笑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今日,就让你尝尝我紫金神刀的厉害!”话音刚落,紫梦天身如一只被激怒了的恶枭,从楼上盘旋而下!
同时,一圈耀眼的金芒挟裹着一股飓风,从紫梦天手中暴射开来,朝着雪恨头顶席卷而至!
雪恨身形未动,只是左手骤举,急落。
当!……
群雄只看到一抹幽蓝与疾射而下的那圈耀眼金芒急速地交合,又急速地分开……
砰!……
紫梦天盘旋落地,单膝跪倒,紧握手中的紫金神刀,竟是深深地插在地上!
而雪恨却是负手而立,仿佛未曾拔刀出鞘似的,嘴角微撇,似笑非笑地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紫梦天,冷笑道:“今天,就算你七当家向我磕头跪拜,也是无济于事!”
紫梦天面色涨红,猛地站起,一把拔出深插在地上的紫金刀,怒瞪的眼中,简直可以喷出火来!
“这,难道就是七当家自称为不可一世的紫金神刀?”雪恨怀抱着双臂,傲然而立,微微斜撇的嘴角,挂着充满揶揄的冷笑。
“嗷!……”紫梦天蓦地怒吼一声,紫金刀霍然横扫,朝着雪恨拦腰劈来!
雪恨身形急退,依然保持着抱臂的姿态……
“呼!……”
紫金刀迅疾地与雪恨擦身而过,劈了个空!
紫梦天咬牙道:“小子,为什么不拔刀?”
雪恨悠然道:“七当家,你没听说过最近江湖上流传的一句话吗?”
紫梦天皱眉道:“什么话?”
雪恨一字一顿道:“鬼刀复出,地灭天诛!”
紫梦天冷笑道:“我看,恐怕是危言耸听吧?”话音刚落,手中金芒骤闪,紫金刀再次抡起……未等劈下,紫梦天蓦觉眼前一花,只见自己的身前,竟然皆是雪恨抱臂冷笑的影子!

共 4 5 7 字 9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腥风血雨江湖路,技压群雄真少年;跌宕起伏武侠书,美轮美奂好文章!此作秉承了武侠小说的精妙绝伦,开创了武侠小说新风格,既避免了一些武侠小说节外生枝的俗套,又将江湖风云天衣无缝的再现,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大作。小说一开始,专注于一个神秘骁勇,武功绝伦的少年,并以此展开故事,紧紧抓住主要情节,没有拖泥带水的罗嗦枝蔓,单刀直入,扣人心弦。故事脉络清晰,人物各有故事,而且在叙述过程中把每个人物的背景巧妙交代,读来顺畅淋漓,让人难以释卷。绝佳作品,隆重推荐。【编辑:耕天耘地】【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12918】
1 楼 文友: 2010-11-28 20:10:46 腥风血雨江湖路,技压群雄真少年;跌宕起伏武侠书,美轮美奂好文章!此作秉承了武侠小说的精妙绝伦,开创了武侠小说新风格,既避免了一些武侠小说节外生枝的俗套,又将江湖风云天衣无缝的再现,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大作。小说一开始,专注于一个神秘骁勇,武功绝伦的少年,并以此展开故事,紧紧抓住主要情节,没有拖泥带水的罗嗦枝蔓,单刀直入,扣人心弦。故事脉络清晰,人物各有故事,而且在叙述过程中把每个人物的背景巧妙交代,读来顺畅淋漓,让人难以释卷。
2 楼 文友: 2010-11-28 21:26:41 生动感人!非常好的作品! 喜欢文学、音乐
 楼 文友: 2010-12-10 14: 2:02 别出心裁,笔力雄健,堪称一绝。
4 楼 文友: 2010-12-10 22:27:20 一部较为出色的武侠小说,涌荡着浩然之气,情节也精彩纷呈,曲折有致。难得的是作者在讲故事的同时,也注意塑造人物,没有陷入“人物被情节牵着跑”的尴尬。江山绝品,博大能容,不问雅俗,但看优劣。
5 楼 文友: 2010-12-11 01:10:15 一首词奠定整部作品冷色的基调。于是,那情那景那人那江湖,便在冷色的背景中有了情节,有了现场,有了血肉,有了硝烟。动态感。现场感。催人入驻《血公子》。
开篇两章,华彩已现。后续待药专门找时间再做继续的品读。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6 楼 文友: 2010-12-11 01:11: 2 惊虹七侠、冷月紫罗刹、千面狐、柳飞雨、文如山、阴九幽。
幽蓝鬼刀、乌龙鞭、血铃、银笛。
极具性格的人物饱满清晰,呼之欲出。极具特点的器具让人闻其名便见其功。于是,一场场“追命决斗”风声水起。刀光血影,终落下“帘卷西风碎飞雨,锋芒归鞘隐江湖。”大幕。
药惊羡写武侠的作者。那种脱离现实场天马行空的想象,那种跳出时空身临其境的奇思妙想,怎一个灵异了得。而药一直认定,文字一旦有了想象,就如有了翅膀,飞翔也就成为必然。看,上官竹身轻如燕、心巧如狐地把长短句如着了魔法、用了剑法,把一段江湖恩怨演绎得亦真亦幻、干净利落。“附件”也至关重要——远近场景深入细节的着墨、“有缘度佛门,无缘佛门度;花容乱君梦,月牙断君声”之类的诗词嵌入,都使得作品的整体意境得以有效提升。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回复6 楼 文友: 2010-12-11 07:42:02 感谢司药的精彩点评。
7 楼 文友: 2010-12-1 22:12:16 欣赏上官兄精彩的小说!问安 王者的忧伤急性心源性脑栓塞治疗方法
小孩流鼻血
家庭老人常备药
宝宝口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