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经验之谈(原创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18:08
摘要:桂花镇虽然不大,但在许许多多的农民工眼里,那里却是值得向往的一片热土,倒不是因为它离成都很近,很容易找工作,而是因为......
桂花镇虽然不大,但在许许多多的农民工眼里,那里却是值得向往的一片热土,倒不是因为它离成都很近,很容易找工作,而是因为当地的新政府正在大力推广廉租房建设,房租便宜得很。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来说,要想拿到一套60平方米的廉租房的钥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不?年近五十的农民工兄弟牛老五,正在为廉租房的钥匙发愁呢?他在租来的的巴掌大的牛毛毡当屋顶的老房子门前,一边大口大口地抽着老乡送给他的叶子烟,一边假装若无其事地走来走去。
此时放在他沾满灰浆的裤袋里的那部只能接听,不能打出的破手机响了。
他轻轻地拿起手机,故意半天不说话,以便确认对方是不是热情的保险推销 。
“喂喂喂,怎么搞的,一个破手机,半天没人接!”直到对方火冒三丈。他才明白,是他在成都做大生意的亲弟弟牛老六打来的。
“嘿嘿,老六呀!”
“怎么半天才接电话?”
“我以为又来一个陌生 ,推销保险的呢!嘿嘿嘿!不好意思,老六,你的生意好吗?”
“好呀,好得很!不知为啥?这段时间的烟酒生意特别好,哈哈哈!”老六在电话那头一说一个哈哈。
“可能是请客送礼的人多了,我想问,你今天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还不是为你廉租房的事,我想教你两下子!”
“哦!”
“老五,合适的时候甩两条熊猫烟给她,她是桂花镇新来的第一个本科生,你想,刚从大都市的名牌大学毕业,就到小地方去当镇长助理,肯定有些大材小用,再说,在老百姓的面前,她肯定不能明目张胆地收东收西。”
“你叫我送东西,这,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为了一家老小能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在关键时刻,无论是谁都会想想法子,动动脑子。”
“她是女的,又长得那么年轻漂亮,送烟干什么?”
“她不抽烟,你敢保证她的三朋四友不抽烟?”
“是呀,这些年成,孩子上学读书,买房上户,四处求爹爹,告奶奶的人多如牛毛。就拿我自己来说吧,前几年,我们刚来桂花镇,为小五入学的事情,我和你嫂子去找镇长,镇长叫去找书记,书记叫找助理,四处求情,结果,几天下来,事情没办好,黄泥巴脚杆就差点跑断了两付。当官的个个都是高高在上秉公办事,不是对我说,身份证上的照片有点不像自己,就是说小五的发育迟缓,个头细小,最好等一年再说。”
“是呀,咱们农民工的孩子,要想在外上个学,读点书,真难!所以我跟你说,该请客送礼时,你就得下定决心请客送礼!”
“前几年我也送过,可是,事情还是照样没办好!”
“五哥,不是我说你,你看你前几年送的是些什么?土鸡蛋、土鸭子、甜玉米、大红枣,现在的上层人物谁还稀罕你这些东西?”
“咋们农民,除了土特产,还能有啥?这次廉租房的钥匙,要是再拿不到?说明我们还不够贫困!”
“不够贫困?就凭你没日没夜地为修廉租房挑河沙、拉钢筋,论条件,你早算贫困了。你看你自己住的是啥?嫂子吃的是啥?小五穿的是啥?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你得讲究方法,看准时机,趁没人的时候,鼓足勇气,厚着脸皮私下要她的电话号码,便于今后请她吃饭喝茶。”
“嗯!”老五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就不信?天底下居然有不吃鱼的猫?哈哈哈!”老六继续在电话那头高谈阔论。“到时候,请她去大成都吃一碗香喷喷的香菇面,上大茶坊去喝上一杯浓浓的桂花茶,然后,把我头次赊给你的那瓶十五年的红花郎酒,也悄悄带上。嘿嘿嘿,到时候,你的廉租房的钥匙,说不定就比其他老乡好拿得多!”
“哎呀!老六,我说了,人家是女的。”老五的声音有些低沉。
“傻瓜,十足的笨蛋,你看你的记性,我刚刚才说了,你敢保证,在她家里,没有一个三亲六戚?没有一个叔公伯爷?没有一个想抽好烟想喝好酒的?”
“哎呀,前几天她就在廉租房竣工大会上说了,她刚走出校门,来到桂花镇,别的不想,只想认认真真地当好人民公仆,认认真真地为每一个公民办好每一件事。这次廉租房的分配工作,一定要按国家政策方针办事。”
“冠冕堂皇的话,轮到你做官时,你也会说。”
“并一再强调,这次再有人想走歪门邪道,那就直接咔嚓。”
“咔嚓什么意思?”
“这你不懂了吧?老六!直接将你的贫困证明打回原籍,直接请人将你的礼品口袋,远远地扔出挂花镇!哈哈哈!而且,再三申明,申办廉租房的一切手续,从此没戏!”
“不可能吧?”
“没有什么不可能!”
“五哥,无论如何,最好要她一个手机号码。”比老五小了十来岁的老六,已经在大成都当了十多年的名烟名酒老板,同时经营一家大茶坊,生意好得很。继续向老五卖弄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处世之道。
“要手机号码?我还是觉挺难的。”
傻瓜,要个电话号码,有什么难的?你不送礼?天底下就没人送礼?”
“是呀,大千世界,为了半点芝麻大点的小事,想走捷径的,开后门的,岂止我一个?”
“嗯,这次算你聪明!”
“不过,这些年,再苦再累的日子我都挺过来了!”
“人活五十几,全靠懂得起!你这个死脑筋,终于开了窍!要是再不开窍,廉租房的钥匙,恐怕只有等下辈子了?五哥,你说是不是?”
“是的,老六!”老五肯定地说。
“现在你知道怎么做了?”
“知道。”
“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还不是等待下辈子吧!等咱家的小五,大学毕业了,找到工作了,有经济实力了,再说吧!”
“哎呀!你这个木头人,不是当弟弟的说你,说千千道万万,你永远就是木头人!记住,去的时候带上两包熊猫烟和我上次赊给你的那瓶红花郎。”老六一声长叹,差点扔掉电话。
“对,木头人,咋们世世代代都是木头人!不过,你得除外,因为你比我读了几年书,凡事比我想得周全,哈哈哈!”老五,依旧在电话里自言自语。
“牛老五在家吗?”这时,老五门前来了一个年轻的漂亮的骑自行车的女青年,她细长的脖子上还围了一条宽大的橘黄色真丝围巾。
“啥子事?”老五大声回答,以为是问路的。定睛一看原来是新来的镇长助理,于是低着头战战兢兢地继续回答。
“在…在…我就是…镇长助理……”老五只顾说话,却忘记了关掉老六的电话,
“这是你家的廉租房的钥匙!”女助理微笑着,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然后从陈旧的帆布书包里,拿出了一串崭新的钥匙交给老五。
“什么钥匙?不可能吧?这么快?廉租房的钥匙就拿到手了,小妹妹,不?镇长助理,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心想,我这把年纪了,再说我弟娃赊我的熊猫烟和红花郎酒都还没有脱手呢!
老五明显有些按耐不住突如其来的喜悦,因为他接钥匙的双手在不停地颤抖!
“谁跟你开玩笑,我就是新来的镇长助理,今天专门为你送廉租房的钥匙的!另外顺便说一声,贩卖假烟假酒的事,我也要管哟!”女青年生怕老五不相信自己,赶忙指了指藏在丝巾下的工作牌。
“老五,烟和酒,你都拿着,你拿着,都是你的了!所有的货款我已经付给别人了!”老六在电话那头使劲地叫。
“酒,我不要,我不要。”老五听到叫声,立刻回绝老六。
“什么不要?人家做梦都想要,你为啥不想要?”镇长助理有些疑惑。
“不,我是说,廉租房钥匙,我要,可酒和烟,老六,你得拿走!”老五指着墙角,用旧报纸盖着的那瓶红花郎酒和两条熊猫烟继续对着电话讲。
镇长助理递过钥匙,弯下腰拍了拍粘在裤脚上的几块泥巴,然后轻轻地理了理自己长长的秀发,最后扬起头,悠然自得地骑上那辆崭新的红得发紫的自行车走了。走时,还回过头来冲着老五笑了笑。
“老五,酒不能给她!”
“为啥?老六!”老五握紧钥匙。
“五哥,我的亲哥哥,酒是假酒!”老六声音有些低沉。
“那烟呢?”
“烟还是…真的,只不过是被淋雨后发了霉,我找人重先处理了一下,嘿嘿嘿!不过,外行肯定是看不出来!”
“啊,兄弟呀,兄弟,你做生意咋能做这种没良心的生意呢?你说为什么?再说,你的胆子也够大,居然把假酒卖到亲哥哥的头上来了!”
老六支支吾吾半天不说话。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我跟你说,烟酒我都不要!”
任凭老五再三追问,老六在电话那头,依旧沉默不语。
老五立即挂断电话,用布满青筋的双手快速地掀开那几张积满灰尘的报纸。抱起那瓶十五年的红花郎酒,拿起两条熊猫烟,急急忙忙地向镇长助理骑车的方向跑去……
(2011-11-6于肥猪市)

共 1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风腐败,风气不正,一度很猖獗,可眼下,反腐倡廉已深入人心,人心齐,党风正,纪律严,蔚然成风。作品讴歌了镇长助理这样的好公仆,似春风暖人心田。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70912】
1 楼 文友: 2014-07-07 22:0 :04 期盼新作!冠心病心绞痛吃食物好
宝宝健脾胃的药
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儿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