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极品相师014一定是他

发布时间:2020-01-24 21:41:39

极品相师 014 一定是他

王俊跟救助站站长一起到了救助站后院,这里象征性的住着几个人,两个中老年妇女,一个疯老头,还有一个瘸腿小孩小翼,不过小翼此时正在跟唐振东依依不舍的话别。

“站长,你这里这么多房子,住的人可不多啊。”

“呵呵,同志,是这样,我们救助站的最大救助能力是一百二十人,恩,前段时间,有批人被我们遣送回原籍了,还有一些孩子被送到了儿童村,你知道的,孩子在我们这里得不到任何的教育资源,而儿童村这方面就很擅长,所有我们这里有一些适龄的孩子都会送到儿童村,当然还有些家长会直接到我们这里挑孩子领养,除非有些残疾儿童,恩,他们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只有他们,哎,同志,你懂的。”

王俊diǎndiǎn头,“我理解。”

站长招呼潘文君,“小潘,小翼呢,同志要看看这孩子,呼吁下社会给予这些残疾孩子以温暖。”

“刚刚有社会上的人來看小翼,小翼有些不舍,跟着他出去了,想送送这好心人。”

王俊一听,这就是,“站长,走,咱们也出去看看这救助站的孩子怎么会对來看他的人依依不舍的,这才是人间真情。”

站长也很高兴,这突然冒出來的一出,听王的意思,这才是diǎn所在,上天保佑,这真不是自己提前安排好的。

王俊走出去不远,就看到一个坡脚男孩,拉着一个高大男人的手,有些依依不舍,王俊快步走上去,“对不起,打扰一下,咦,怎么是你。”

王俊看到这个高大男人原來是在车站差diǎn把自己撞倒的那人,他反应很快,幸好他扶住了自己,王俊倒是不怕摔,最主要是他后背被的这架报社的尼康相机金贵,摔坏了也是个麻烦事。

况且王俊对这人很有好感,这人长得高大魁梧,面色黝黑,神色冷峻,这样的人,王俊是不敢与他动手的,当然王俊不是喜欢动手的人,但是这社会有很多自恃武力值很高的人,他们喜欢动手,但是这人不但沒有动手,反而眼疾手快的扶住自己,这让王俊对他印象不错。

“是你。”唐振东也沒想到自己刚刚撞的人,会在这里遇到。

“呵呵,是我,咱么也算老相识了,你是专门來这里看望孩子的。”

唐振东diǎndiǎn头,“我跟他关系很好,经常來看他。”

“你看,你这样的热心人不多了,社会需要你这样的热心人。”经过一番采访后,王俊对唐振东印象很好,因为王俊是,他很能説,因此他最讨厌夸夸其谈的人,但是唐振东却正好对他的胃口,唐振东很少説句完整的长句子,大部分都是恩、好这样的话。

王俊合上记录本,“今天的采访非常成功,我回去就准备材料,不过,李站长,你这里的收容的人有diǎn少。”

“凑巧了,凑巧了。”

“对了,我是,这是我名片。”王俊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唐振东,“你是做什么的。”

“哦,这是我名片。”唐振东也掏出了今天刚刚印好的名片,递给王俊一张。

“轮椅,拐杖等辅助性医疗器械,恩,你这跟李站长正好对口,我想李站长大概需要你这种东西吧,李站长,是不是。”

李站长脸色满面含笑,“就是,就是,我们正准备引进一批这种医疗器械,王,你知道的,我们这是社会公益性服务机构,经常会救助到一些这样的困难人群。”

“那就正好了,李站长,睡觉有人给送枕头,好兆头啊,好兆头。”

“是,是,你回头给我运五十辆轮椅,一百副拐杖,恩,要质量好的。”李站长对唐振东説道,“货到付款。”

,,,,,,,,,,,,,,,,,,,,。

走在回头路上的唐振东,还沒有弄明白,怎么自己还一句话沒説,李站长就这么客气的把订单送上了门,难道自己真是人品这么好。

唐振东记得王俊在出了救助站的大门,跟自己説话的时候,跟自己表示祝贺,还伸出大拇指夸赞自己有技巧有能力。

我有个狗屁能力,我根本就沒打算张口的,就是准备看完小翼后,立刻打道回府的,张总管把这样的活交给自己,很显然是沒安好心,如果这笔业务好谈,那他还会把功劳白白送给自己。

能这么出人意料的谈成这笔业务,让唐振东着实有些沒想到。

,,,,,,,,,,,,,,,,,,,,,,。

李站长足不出户买到了轮椅,他并沒有什么高兴的情绪,当然也并不是特别难过,买轮椅的钱,又不是出的他自己的,反正都是财政拨款,有些钱是必须要花的,而且不花还不行,今年给你的拨款,你花不完,那明年的拨款就会减少,所以,即使买的东西完全用不着,只要自己的好处不少,那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签名。

今天正好赶上來采访,本來这个就质疑自己救助站后面的救助人数太少,幸好有了这个瘸腿小子,才让王的对救助站的印象改观,要不然这些无冕之王的笔杆子,还不知道怎么诋毁自己呢。

救助站人少,当然是为了减少资金投入,而且这样也可以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关键地方,要不然,吃顿饭,站里都沒法报销,这样会被下属鄙视的。

这人他不会忘记给自己回扣吧,李站长摇摇头,应该不会,都説这人越不会説话的,考虑的东西就越全面,他既然做这一行,而且又这么有心计,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候説最关键的话,是断然不会忘了自己的那一份的。

,,,,,,,,,,,,,,,,,,,,。

唐振东还沒到公司的时候,救助站的采购信息就传真到了康瑞公司。

这小子,还真他妈的走狗屎运。

张总管沒想到这么难办的事,竟然让这小子给办成了,行,下次,我就不信你每次都这么好运。

张总管得到了公司副总的指示,唐振东是被人硬塞进公司的,务必要找机会把他给拿掉。

很快,机会又來了,康瑞公司的旁边的那块地可能被拍了出去,正在乒乒乓乓的大兴土木,搞的康瑞公司的工人怨声载道。

当然这是张总管的説法,工人是上班挣钱的,人家旁边工地施工,关这些工人什么事,不过张总管愣是把这些抱怨都推到了工人身上。

“小唐,你去让他们施工小diǎn声,交涉一下,记住,别引起大纠纷,毕竟我们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

张总管这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怕自己让唐振东的交涉,引起某位领导的不满,所以,才让唐振东的交涉站在有理有据的基础上。

唐振东也不傻,他即使不用精神力窥测别人的内心,也能知道这人的大体想法,不过领导分配的任务,自己总要走一趟。

唐振东只是想走一趟,耽误个三两个小时,就当是自己交涉了,但是沒成果,反正是张总管指示自己要有理有据,本來自己去就沒理,更别提有据了,所以不交涉才是最好的。

唐振东走出了厂区,准备找个地方买瓶水品一品,一直品个把小时,再溜达溜达自己回去,赵琳借给了自己五百块钱,説男人在外面不能沒有钱。

反正都接受了她许多,唐振东也沒推辞,这五百块钱也拿了。

唐振东刚准备到远处一个工业园区的商店去买瓶水,突然一辆奥迪在他身边停了下來,司机老马摇开了车窗,“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唐振东看看老马,然后一瞥就看到了坐在车后排座的钟馥莉,不过唐振东的眼神只是一瞥,沒有在她身上停留,仿佛她是个空气一样。

“我上班,出來买瓶水。”

“你在这上班。”老马指指康瑞公司。

“恩。”

老马看看唐振东身上的一整套的金利來,又想起当时他在小巷的落魄,“你刚上班。”

“恩,十几天了。”

“哦,怪不得。”老马也只是跟唐振东一寒暄,跟他打了声招呼,也就开车走了。

钟馥莉坐在车后座,一眼不眨的看着黑色防爆玻璃后的唐振东,他应该不是來泡自己的。

其实老马停车是得到了钟馥莉的授意,老马一个司机,停车与否这不是他説了算的。

钟馥莉其实这几天也一直在想小巷中那个英武的男子,虽然唐振东穿的邋遢,但是却给她一种器宇轩昂的感觉,身上的破烂衣衫,丝毫不能掩盖他身上的英武之气。

虽然经过了助理小丽的猜测,她对唐振东的动机产生了怀疑,因为事情也的确太过巧合了,围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招式又太多,钟馥莉防患于未然是很正常的,因为她要保护自己。

但是,钟馥莉刚刚在想过了唐振东,这就在前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虽然沒看到正脸,但是钟馥莉却感觉一定是他。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地址
成都九龙医院看病好不好
合肥治疗龟头炎费用
常德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肇庆妇科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