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超魔构筑师 第五百二十一章 扭曲

发布时间:2019-09-25 23:33:58

超魔构筑师 第五百二十一章 扭曲

眼前,一块块肌肉、骨骼、皮膜、脏腑陈列,其线条扭曲,气息暴虐,弥散着幽深诡谲的混沌韵味,古怪难测。

但是,李仪却能看得出,其根源和本质,依旧还是独角兽。

“独角兽为骨,恶魔为血肉?”

李仪擅长观悟意境,若以生命意境来论,好似是以独角兽为骨架,填充的血肉,却都是来自恶魔,殊为古怪。

“混血儿?不可能!且不说两者根本没有结合的可能性,即使结合,诞生后代的概率也很低……”

李仪思索着,表情狐疑,眼神明灭不定。

“那,是寄居恶魔么?不,也不是……”

他又提出一个构想,但立刻否决。

寄居恶魔,又称恶魔孢子,会以孢子形态寄生于生物体内,一点一滴地改造其血脉,最终化为一头全新恶魔。

但是,孢子寄居会留下许多痕迹,李仪却什么都没发现。

“它自称——‘罪渊之子’,显然来自罪渊……莫非,是某种尚未发现的恶魔?毕竟,罪渊辽阔,未知之秘极多。”

“有可能,但还有很多地方解释不通……”

“这头魔兽,至少有一半的恶魔血统,居然能不被莽泱意志所排斥?”

“战争机器!莫非此兽,是一种极具针对性的战争机器!为了,侵略这座莽泱位面?”

……

思索间,李仪神情微变,面露悚然之色。

“这么说来,有一位罪渊领主,将目光投向了莽泱位面?”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无底罪渊,是一个无比广袤的巨大位面,拥有不可胜数的独立层级,且每个层级都有一名雄踞一方的罪渊领主。罪渊领主实力强悍,部分甚至远比神灵强大,譬如罪愆暴君,就是其中之一。

时至今日,九州对整个无底罪渊的探索,也只是微乎其微,或许还不足百分之一。何况,无底罪渊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旧的层级陨落,也会有新的位面坠落其中。

“和一名罪渊领主掰手腕?这可太糟糕了……”

李仪面露头痛,苦笑不已。

他知道,双方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

一名罪渊领主的欲望,是远远没有尽头的。他的目标,不会局限于资源或者祭品,而是会一步一步,将整个位面拖入罪渊!

这个,当然是李仪所不愿看到。

“怎么办呢?和一名罪渊领主开战?”他面露头痛,轻抚额头。

……

“嗯?死了?我的战士居然死了!”焰角眼神一寒,表情阴冷,又有些诧异,“这个小爬虫,倒是比想象中还要难缠。”

“你不是说,你的战士,个个强悍擅战,百战百胜么?”珪玉眼神玩味,表情有几分嘲弄,“依我看,倒也不怎么样么……我现在真的觉得,我们的合作,需要再商榷一下。”

焰角脸上挂不住,眼中凶芒闪烁,沉哼了一声。

“放心,此子活不过今日!”

穿行于血色林木之中,他四下观察,目光落在三颗并排的黑色巨卵上,点了点头,法杖高举,口中吟念口诀。

“扭曲禁卫,听吾号令,都出来吧!”

他一声暴喝,法杖中一道血芒冲天,三颗黑色巨卵同时炸裂,蛋液如瀑布飞淌,三道狰狞兽影落下,那一具具湿漉漉的身躯,皆是弥散着暴虐邪异的气息,扭曲虚空。

“哦

超魔构筑师  第五百二十一章 扭曲

?扭曲禁卫,这倒有点样子了……”珪玉神情微变,面露满意,点了点头。

这三头魔兽,分别为毒心蝎狮,八臂巨猿以及黑凤凰。

三者,皆为八级生物!

虽然才刚刚睁眼,三头巨兽的身上,已都流转着暴戾扭曲的气韵,一枚枚枚混沌符文缭绕身外,化作深紫光带,浮浮沉沉,跌宕起落。

“吼!”

三者仰头咆哮,一一化为人形,是两名男子,一名女子。

虽化形为人,三人的皮肤之上,依旧印刻着血脉烙印般的混沌符文,气机暴虐,意韵诡谲,散发着强大且深沉的规则力量。

“去吧!”焰角下达完指令,又沉声说道,“若不能宰了他,你们就都不必回来了!”

“是!”

“是!”

“是!”

三人冷冷一笑,面露凶光,纷纷一跃而起,消失在丛林之中。

“珪玉大人,那只爬虫,如今必死无疑。”焰角嘿嘿一笑,一抹得意在瞳中掠过,“怎么样?可以谈谈我们的交易了吧……”

“扭曲禁卫?不错,我很满意。”珪玉点了点头,语锋一转,又道,“不过,数量太少了……想谈交易?先把这失乐园的规模,再给我扩大一倍!”

“大人,您这可就为难我了……”焰角摇了摇头,毫不犹豫地说道,“这不可能。”

“怎么,连这点诚意都拿不出来?”珪玉眼神一寒,冷声道,“那还有什么谈的必要?”

“珪玉大人,这可绝非我方没有诚意……”焰角苦笑一声,“这座失乐园,可不简单!”

“不简单?有什么不简单?”珪玉不以为意。

“大人,”焰角再次摇头,又说道,“可别小瞧这片失乐园,这其中每一株‘扭曲之木’,都极为稀少,价值难以估量!”

“扭曲之木?”

“嗯!”焰角不敢怠慢,耐心解释,“这扭曲之木,仅存在于罪渊之底,且极为稀少,几乎不怎么繁殖……我主手中的扭曲之木,都已在此地,以后还得收回的。”

“这么点人马,就想让我发动一场战争?”珪玉挑了挑眉毛,冷然道,“焰角,我可不是傻子!若我损失太大,只会白白便宜我的邻居!到时候,你是不是又和他交易?”

“那,珪玉大人,你想要什么?”焰角脸色微沉,又问道。

“战士!足够多的战士!”珪玉神情傲然,淡淡道,“告诉你的主子,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不会发动这场战争!”

“我试试……”

焰角法杖杵地,瞳仁血芒闪烁,似乎在沟通某个庞大的存在,一阵之后,点了点头。

“我主答应了,他可以再为你提供一些战士……但是,因为莽泱意志的缘故,这些战士能停留的时间很短,且需要宿主。”

“时间很短?这不是问题,反正可以用来打先锋,减少我的损失。”珪玉眼神一亮,大声说道,“至于宿主,不够可以再抓!”

……

嗖!

“——蚀命之矛!”

一道幽绿长矛袭空,快逾闪电,激荡刺耳风啸,直刺李仪的后背,声势磅礴。

“——千叠经纶!”

李仪眼神凛然,轻哼一声,脚下涟漪生灭,身影如虚似幻,避开这一记矛击。

轰!

长矛尖啸破空,扎在一棵古树上,巨响声中,树干炸裂,木屑纷飞,留下一道巨大陷坑!

但是,这还远远没完!

嗡!

长矛的矛尖之上,灰色气息弥散飘舞,竟开始疯狂蚕食生机!

几息间,整棵巨树腐朽风化,树叶飘洒,枯枝散落。不仅是这棵古木,周围的树木也在枯萎朽灭,生机被掠夺,纷纷死亡。

而那杆幽绿长矛,却愈发色泽幽深,绿意更深,蠢蠢欲动,闪烁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凌厉杀意。

“跑?你能跑到哪去?乖乖赴死吧!”

一道粗壮身影掠过,捡起那杆长矛,狞声一笑后,继续紧随李仪。

“三头?这种战争机器,居然还能量产?”

李仪视线流转,瞳中星轨沉浮,心中暗暗震惊。

他自然能瞧出,这三道魔兽身上,同样弥散着混沌气息。

那大汉手中的长矛,实则为这头蝎狮的蝎尾,相当于其本命装备,刚猛暴虐,极为强大!

毒心蝎狮,其血脉能力本是毒心毒素,能凝滞血脉,麻痹心脏,斗气和法术都难以抵抗,中者立毙。

本来,李仪其实是其克星。

他的血脉强大,又修炼猛犸撼山,毒抗性惊人,令普通人谈虎色变的绝大多数毒素,他都能免疫。

但是,这头毒心蝎狮的血脉能力,却是这——蚀命之矛!这杆蚀命之矛,霸道无俦,属性扭曲,且每一次蚕食生机,这杆长矛,竟都能成长几分,混沌气息愈重,杀性越浓!

“——逆乱风暴!”

另一名高瘦男子咆哮,掌间浮现一枚风暴之球,挟裹汹涌劲风,飙射破空,袭杀而来!这一记风暴之球,其轨迹诡异难寻,且随着距离越远,声势愈发磅礴浩大,渐渐凶意滔天,杀机凛然!

“——清空画断!”

李仪眼神一凛,食指袭空落下,一笔犹如书法挥毫,一道潋滟风弧凝聚,熠熠生辉。伴随着自然脉搏一声脉动,飞廉之影振翅浮现,不断牵引着四面八方的风之元素,潋滟风弧迎风而涨,迎面撞上。

轰!

狂风炸裂,飞沙走石,无数巨木被零散风刃撕裂,随风散落。

“哼!”李仪头也不回,借助风暴余韵,疯狂飙射而出!

“走得了么?小爬虫!——暗泣凤炎!”

那女子面露冷笑,徐徐张嘴,一口吐息吹出。这一道凤炎,不似火焰,倒更似极致黑暗,蕴藏着阴冷混沌的味道,撼击虚空,撕碎生灵,摧枯拉朽!

一记吐息,天昏地暗!

“——远古号角!”

李仪暴喝一声,三头古荒树卫横亘面前,挡下这道凤炎。

但顷刻间,古荒树卫恍若融化,溃散开来。

“这是——混沌属性?”李仪眼神森然,心神微颤。

他隐有所感,这三头魔兽,其本体都是莽泱生物,却经过某种改造,化为混沌生灵。而其血脉属性,也变得更加诡谲偏激,强悍莫测!

“不过,不得不说,都是上好的食材!”李仪唇角微扬,露出凛然笑容。

芜湖治疗性病的医院
芜湖治疗性病方法
芜湖治疗性病费用
芜湖治疗性病医院
芜湖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