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心音征文】牛局长的家事(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9:08

天刚放亮,韦绮被儿子哇哇的哭闹声吵醒了。儿子才三个月大,除了吃就是睡,哇哇哭闹表示又要吃了。韦绮睡眼惺松地爬下地,摸到桌子前要为儿子开奶,但当她掀开奶粉罐盖,看见罐里空空如也,才想起奶粉在昨晚已经吃光了。 她的怨气又涌上来,抓起奶粉罐往地上狠力一摔,然后伏在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咿咿呜呜地哭了起来……

韦绮今年二十岁,四年前从广西的十万大山里走出来,懵懵懂懂跟一个同村姐妹来到珠三角,在一间沐足城当洗脚妹。不妨老实说,洗脚妹由朝到晚侍弄别人的臭脚,无疑是一份低贱的工作,试问,有哪位省长或部长是洗脚出身的呢?可是,家里实在是太过贫困,韦绮连小学都读不完,凭着这点扫盲文化,在大都市她又可以做什么?

儿子哇哇大哭,韦绮呜呜痛哭。做母亲的终于哭不过儿子,韦绮爬起身,在房间到处翻动,把衣服的口袋、抽屉、肩包都搜寻了一遍,找出七块多钱。她拿起手机,试着再打老公的电话,仍然是关机,已经三天了,老公的手机都处于关闭状态。她气冲冲地高举起手机想往地上摔,但举到高处却停顿了,最后把手机甩在床上。她灌了半奶瓶温开水,抱起儿子,把奶嘴塞进他的口里。

韦绮是一年多前在沐足城认识了老公的。老公是位局长,姓牛。牛局长隔三岔五就来沐足城,每次都指定韦绮服务。当时韦绮才十八岁多一点,含苞欲放,扬溢着一股青春气息,虽然在穷山恶水长大,但五官端正,身材丰满,饱含着一种野性美,很适合牛局长的口味。牛局长虽然年届五十,却竟然对她动了真情。一来二去,经不住这位牛局长的甜言蜜语以及众位姐妹的煽风点火,韦绮终于阵地失守,被牛局长揽在怀里尽情享受。

韦绮为牛局长生了个儿子,成了他名符其实的二奶。她正在天天等候牛局长跟原配夫人离婚,好坐上头把交椅。

儿子喝了几口白开水,发觉味道不对,把头扭到一边又再哇哇大哭……

韦绮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牛局长这段时间少来了,钱给不多了,手机也关了,莫非玩厌了,把自己和儿子作为负累,准备一脚踢开?

想到这里,韦绮感到一道冷气从脊椎末端升上来,一直窜上脑顶,不由自主猛地打了个寒噤。她手忙脚乱地找出背带,把儿子挂在胸前,然后急冲冲地在住宅小区门口上了一辆摩的。

来到牛局长的住宅楼,韦绮混过门口的保安,登上了四楼,来到405门前。牛局长从未正正经经跟她说过自己的住址,但无意之间,韦绮逐渐知道了牛局长的居住地。应该是这里了,韦绮按了按门铃,但房子里面没有反应,韦绮又再按,如此反复几次。里门终于打开了,隔着防盗门站着一个人,穿着睡衣,睡眼惺忪。

“老——公!”韦绮惊喜地呼叫一声。

牛局长一见是韦绮,慌忙又关上门。他靠着门,惊皇失措。

韦绮一见里门被再关上,于是双手使劲地擂,把一扇不锈钢门打得“嘭嘭”响,并不住地呼喊:“老公,开门,快开门!”

里门又打开,牛局长气急败坏地说;“老婆,这里很危险,是虎口,你不能来,你走吧。”

“为什么不能来,虎口也要闯!”韦绮毫无顾忌地高声叫嚷,“快开门,二奶驾到!”

“小声点,你发疯了,求求你,不要在这胡闹。”

“什么胡闹,我母子俩又没钱又没吃的,你却躲在家中睡大觉,你是否想抛妻弃子!”

“嘘,老婆,不要使性子,你先回去,反正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好不好?乖,听话。”

“你这些说话我听得多了,不再相信了,今天一定要有个了断。开门,马上开门!”

韦绮的疯癫举止弄得牛局长无所适从、胆颤心惊……突然牛局长声色俱厉地咆哮:“好,你闹吧,用力闹,最好开个新闻发布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 ,犯重婚罪,搞到我家破人散、身败名裂。怎么样,你满意了吧?”

韦绮被牛局长这番劈头劈脑的说话吓唬住,一下子软了下来。

“老公,会有这么严重吗?”

“哼,到时我去坐牢,看你怎样死。”

“老公,你去坐牢我就等你回来。重婚罪最多坐三年,到时儿子能走路,懂得叫爸爸了。”

“傻猪,我去坐牢,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也是,你坐了牢,我母子俩怎么吧?老公呀,你千万不能去坐牢。”

“好,我不去坐牢。”牛局长看到自己的孤注一掷生了效,心中窃喜,又板起了面孔,“既然你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就即刻离开。”

“不,已经来了,我要进来坐一坐,这房子我也有一份。”

“你……”

“怕什么,我头上又没有凿着‘二奶’两个字,就算你老婆看见,说是你局里某个人的老婆来探望你不就成了吗?”

“局里才十几个人,他们经常带老婆来这里,我老婆全都熟识。”

“我只坐一会。老公,开门。”

“不开。”

“你真没人性,儿子到了门口都不让进去。”韦绮又来气了,“好,我走,儿子留给你。”韦绮一边说,一边解背带。

这下牛局长毫无办法了:“好,只准坐五分钟。”

牛局长打开防盗门,放了韦绮入内,向通道四周张望,确信没有人看见,马上进房子关好门,心里不住地祈祷:菩萨呀,求求你一定要显灵显圣,今天千万不要搞出什么事来……

韦绮一进房子,就把儿子往牛局长怀里塞,自己倒坐在沙发上。

“老公,我一个人带B B,顾得头来脚反筋,你却五天踪影全无,连手机都关了,肯定是又去沟女了。”

“我不是告诉了你吗,去出差,本来去两天,却拖成五天,手机也没法充电,直到昨晚深夜才回来。本来我准备睡醒了就去看你母子俩……”

“看你个头!奶粉吃完了,钱又用光了,B B从早上到现在未吃过东西,你是否想饿死我俩母子!”

“老婆,你年轻貌美,我又怎舍得你死呢。咳,这段时间送礼的人少了,手头有点紧,我正在想办法。好了,不要说那么多了,快点走吧。”

牛局长把儿子送回韦绮面前,韦绮却站起身一把推开。她沿着客厅走了一圈,东瞧瞧西看看,很有感触地说:“房子好漂亮呀,老公,我什么时候搬进来住?”

“等我跟那个黄面婆离了婚,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住到一起。”

“离婚、离婚,你都不知说了多少遍!”

“快了、快了。五分钟……”

“五分钟后离婚?”

“我是说已经五分钟了,你快点离开。”

韦绮气鼓鼓地把头扭到一边去,看见壁厨里有个奶粉罐,她把它取下来,看清楚是一罐“惠氏”金装奶粉。

“谁吃的奶粉?”

“孙女。”

“好啊,都是你的骨肉,孙女吃金装惠氏,儿子吃袋装三鹿。”

“得了、得了,以后就买惠氏。”

这时,B B哭喊起来,韦绮知道儿子快要饿坏了,她心痛地从局长手里抱回儿子,“老公,儿子说现在就要吃惠氏。”

“咳,真拿你没办法。好,喝完了马上走。”

牛局长拿起孙女的奶瓶,动手开奶粉。

韦绮狠狠瞪了牛局长一眼,“走、走、走,好像催命鬼一样。”她长叹了一声,自怨自艾地喃喃细语,“做二奶有什么好,整天被老公赶,就像做贼一样。”说着说着,眼眶里混满了泪水。

突然响起扭动门锁的响声,两个人都吃了一惊,紧紧地盯着那扇门。一会儿,两重门打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提着菜篮走了进来。

“老婆,你回来了,”牛局长迫不及待地高声大叫,“有个职工家属来探望你。”B B被牛局长的声音吓了一跳,又哇哇地大哭起来,牛局长连忙把奶瓶嘴塞进儿子口里。

韦绮呆呆地看着局长老婆,神情尴尬。

“啊,坐,有心了。怎样称呼你?”局长老婆显得很热情。

“阿绮。”韦绮机械地回答。

“阿二……”

“她姓韦,单名一个绮字,丝字旁加奇怪的奇那个绮。”牛局长连忙解释更正。

“阿绮,我姓马,别人都叫我马大姐。”

“韦绮是小张的老婆。她专门来探望你,你却不在。”

“我去了市场买乳鸽和绿豆给你煲汤,你去出差了几天,都要补一下身子。老牛最喜欢吃嫩的东西,什么乳鸽呀、乳猪呀……”

“俗话说,老牛吃嫩草。”韦绮不动声色地揶揄了一句。

“对,对,你说的一点没错。你老公为什么不来?”

“他、他……”韦绮支支吾吾,转过头看着牛局长。

“小张他出差去了。小张是局里最近新招的,你不认识。”牛局长急忙打圆场。

“好了,我都要煲汤了。阿绮,相请不如偶遇,中午就在马大姐这里吃顿便饭。”

“韦绮家里还有事,她马上要走。”

“有什么事?初来步到,一定要吃了饭再走。”

“多谢马大姐,我老实不客气了。”

“对,这才像自己人。”马大姐提起菜篮去了厨房。

“快走吧,吃什么饭。”老婆一离开,牛局长马上恳求韦绮,“今晚带你去皇室大酒店,吃澳洲大龙虾。”

“不要老是赶我走,我就是要留下来享受一下阿大的服侍。老公,你说如果三个人住在一起,会怎么样?”

“三个人,一夫两妻?根本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

“一夫两妻,只有半个老公,我才不想。老公呀,你看儿子吃得多开心,笑起来的样子跟你一模一样,简直同出一个饼印。”

“谁跟谁一饼印?”马大姐正从厨房出来,好奇地问。

“她说B B跟小张同一饼印。”牛局长慌忙应对。

“亲生父子,样貌当然相像。”马大姐边说边抱起B B仔细端详,“B B好精乖,好趣致。哎呀,B B很像一个人,像谁呢?阿绮,你是哪里人?”

“广西南宁。”

“南宁也不错,为什么要跟老公来南海?”

“南海环境好,找钱容易。”

“是否不放心小张一个人在外面呢?”马大姐竟然跟韦绮开起了玩笑,“现时男人一个人长期在外面,很容易出男女问题。”

“年老的男人更多出问题,特别是那些有权势的,养情妇, ,电视时不时就有这些新闻。”

“唉,现在社会风气不好,做女人的时刻提心吊胆,最怕老公突然间说要离婚。”

“马大姐,跟你开个玩笑,你怕不怕牛局长要跟你离婚?”

“对呀,老婆,不如我们离婚吧?”牛局长打蛇随棍上。

“服侍了你几十年,现在我人老珠黄,你就说跟我离婚。”马大姐气恼地说,“如果你真敢跟我离婚,我就抱着你从这四楼跳下去,不信你试试看。”

牛局长倒吞了一口口水,脸上挤出尴尬的笑容。

“假如牛局长在外面藏着一个女人,还生了个小孩……”

“他敢这样做,我就给他一刀两断。”马大姐高声嚷叫。

“好呀,一刀两断,大家各奔前程。老婆,你真是深明大义。”牛局长喜形于色。

“你就想,我是说,把你的命根子一刀两断!”

牛局长脸色大变,双手下意识地护住下部。

“老婆,千万不要做这么残忍的事。哎,B B睡着了,把他放到房间去。”

马大姐带韦绮进了房间。

牛局长一下子瘫倒在沙发里,他被两个女人搞得精疲力倦。他仍然提心吊胆,不知道这出戏怎样收场。

“唉,怪不得澳门的赌王要坐轮椅,其实老婆多也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这时,响起了门铃声。

牛局长心里很烦,不想见任何人,他窝在沙发里,动也不动。

门铃又再响起。

牛局长冒火了,走去开门,小张提着一袋东西站在门外。

“我没空!”牛局长对小张吼了一句,关上门往里走。但当将要走到沙发前,他猛地转身跑去打开门,一把将小张扯进屋子。

“小张呀,你来得正是时候,真是我的救命菩萨!”牛局长激动地不断向小张作揖。

小张傻乎乎地站着,一脸愕然。刚才牛局长大冷大热的态度,把他弄得不知所措。

“快坐,不用客气。”

小张终于回过神来,双手把一大袋礼品递给牛局长,毕恭毕敬地说道:“局长,我进局里工作已两个月,还未来拜访,趁今天休息,特来探望。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人来就是,还带什么礼物。” 话还未说,牛局长就急不及待地接过礼品袋。

放下礼品,他很亲热地对小张说,“小张,你虽然才工作两个月,但局里对你的工作表现很满意,决定提升你为办公室副主任。”

“我当副主任?” 这个意外惊喜把小张惊呆了,嘴巴张得老大。

“对,明天我就到办公室宣布。”

“这么快?局里有那么多老同志……”

“你不用担心。我是局长、书记,我说你升,你就升。哼,有谁个不服,我要他马上执包袱回乡下耕田。”

“谢谢局长栽培。我今后一定更加努力工作,决不会让局长您失望。”

“好,有前途,我果然没看错人。”

“局长,今后有什么事要办,你只管吩咐。”

“我现在就有件十分重要的事要你做。”

“没问题。什么事?局长,你说。”

“你假扮一个女人的老公,说是有要紧事赶着要回家,然后带那个女人离开这里。就这么简单。”

“什么,假扮别人的老公,这还算简单?”

共 578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运用犀利又富含幽默的语言,为读者呈现了一段人尽皆知的有权人包养二奶的故事。韦绮是一个从大山走出的打工妹,由于家境贫困而失去了上学的机会,无奈来到一家沐浴城当洗脚妹。无知的她在金钱权利、甜言蜜言中失守阵地,用无价的青春换来的却是孩子连奶粉都吃不起。可怜她还在梦想着等待牛局长和自己的糟糠之妻离婚而娶她。文中年届五十的牛局长,真的是老牛吃嫩草,足以做韦绮的父亲,利用职权,收受贿赂,用着不义之财种下一段孽缘,可怜那襁褓中无知无辜的孩子,这究竟会是他的福还是他的孽?牛局长的正牌妻子马大姐,一个为老公、为孩子、为家庭操劳一辈子的“黄脸婆”,一大早去市场买老公最爱吃的乳鸽,煲他最爱喝的绿豆汤,这生活中最细微、最平凡、最体贴的爱就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黄脸婆”的爱。弥足珍贵的爱,却没有唤醒老公那颗已经被利欲曛黑了的心。而小张若不是赶巧能给予解围,恐怕是连送礼也送不进家门,为了升官,为了工作,也配合局长扮演了一次未婚的丈夫和父亲。小说中的四个人物被作者刻画的活灵活现,故事情节丰润,读完回味无穷。佳作欣赏,极力推荐共读。【编辑:露珠】

1 楼 文友: 201 -09-12 12:18:45 一个人被金钱和权利蒙蔽了双眼,真的很可怕!种下一段孽缘,更是惨剧不可收拾。 、养情妇 而酿成的悲剧媒体中已屡见不鲜,而人们还是在犯着同样的错误。就像吸毒,明知有害,还要去碰,最后是害人又害己。没有文化,没有知识固然可怕,但更怕的是内心的贪婪和欲望。文章醒目警事,欣赏,问好作者!

2 楼 文友: 201 -09-12 17:27:47 多谢露珠,很欣赏你的编者按,祝安。

 楼 文友: 201 -09-12 21:15:02 老讯的小说辛辣诙谐,有鲁迅的文风。露珠的编者按和小说珠联璧合,相映成辉。问好两位。你们都是心音的骄傲。 自幼酷爱文学,笑看世间百态,广交天下朋友,共谱华丽辞章!

4 楼 文友: 201 -09-1 06:20:20 社长过奖,深感不安。共同努力,繁荣文学。

5 楼 文友: 201 -09-15 20:01:47 一个打工妹的生活艰辛,一个有钱人的奢侈无情。有鲁迅的文风,看似普普通通波澜不惊的小说,实在波涛汹涌。佳作欣赏,值得细细咀嚼,慢慢品味。很是有现实主义的作品。极力推荐! 自幼酷爱文学,笑看世间百态,广交天下朋友,共谱华丽辞章!

6 楼 文友: 201 -09-21 16:44:51 康有为说,六经不能教,当以小说教之;正史不能入,当以小说入之;语录不能谕,当以小说谕之;律例不能治,当以小说治之。非常赞同康有为的这个观点。

孩子不消化的症状
治疗动脉粥样硬化的药通心络怎么样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