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求仙则仙 第四百二十四章 龙赫居士墓,开

发布时间:2019-12-04 03:16:31

求仙则仙 第四百二十四章 龙赫居士墓,开

面对“骆鼓”的疯狂,辰逵着实觉得棘手。

他讨厌疯狂,虽然利齿犬的本性就是精神不正常――所以他憎恨疯狂。

从小到大,辰逵都在压抑自己的本性。他不喜欢,就更要想办法克制。

辰逵想,此刻,此时,他一定也有办法克制。

不,这回疯狂的不是他,是对面那个人类――他要抑制那个人类。

等他打开了入口,他一定要把那个人类撕成!碎片!

“我不杀你,也能让你生不如死!”骨香从旁威胁。

辰逵没有吱声,因为他同意骨香的说法。

唐承念变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你猜我们谁手快?”

骨香怒极:“人类!你胆敢威胁我们?”

“是!”唐承念毫不放让。

“我要将你一寸寸地折磨死!你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

“来啊!我也好奇你能不能救我?”为了演戏,唐承念豁出去地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割了一下。对于一位结丹修士而言,这最多就是有点痛,但对于妖兽们印象中的人类而言,这几乎就是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

事情牵涉到龙赫居士墓,面前又是个疯子,辰逵不得不妥协:“且慢动手!我们可以慢慢谈,我们也可以不杀你!”

他不敢赌。

如果赌输了,就要失去龙赫居士的传承,他怎么能赌?

任何一个妖兽,都想要变强,这种想法,比人类更甚。

所以,辰逵选择了退让与妥协。

但这种退让与妥协,是令生性不屈的利齿犬族所不能容忍的,骨香当即表达了自己的异议:“二哥?”

虽然只是一个问号,但对于骨香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强烈的抗|议了。

“闭嘴!”辰逵大声呵斥他。

面对龙赫居士墓,面对龙赫居士的传承,辰逵根本无法冷静。他只怕骨香会将已经足够疯狂的“骆鼓”逼迫得更加疯狂。如果他真的杀死了他自己,那么,正如“骆鼓”从一开始就告诉他们的,还有谁能够打开这个入口?没有人!

就连云仲达,也被唐承念逼真的表演所欺骗。他也当真了。

这是龙赫居士的传承,在一位化神老祖,符道宗师的宝藏面前,没有人可以冷静。除非,是像骨香和这些化形利齿犬一样脑子几近为空的妖兽。

骨香不甘心地后退了两三步,仍然用恶毒的目光剜着唐承念,如果眼神可以化为刀,他早已经用这把刀将“骆鼓”凌迟处死。他怀疑二哥是疯了,居然会向一个人类妥协退让?没有任何利齿犬会那样做!哪怕是……郁谋……那个被利齿犬族中所有利齿犬不屑的存在,也绝不会向一个人类妥协。

这只是一个宝藏,大不了不要就是了!为什么,二哥会比郁谋还要懦弱?

骨香想不通。

对于短时间内利齿犬族中的小内讧,唐承念自然喜闻乐见,有些好笑的她,勾起嘴角的样子,似模似样,更像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了。

“你们商量好了吗?”唐承念的匕首一直抵在她自己的脖子上,根本没有挪开过。

到得此时,辰逵才像是一个掌权者,他沉声说道:“我可以做决定,不用商量。我保证,我绝对不会杀死你,也不会让我的属下们杀死你。只要你将入口打开,我立刻放你走,而且仍旧如同我们约定的那样,我会为你这一次的配合,奖励你黄金千两,珍宝十箱。”

“别逗了,你们根本没有准备过……况且,我怎么相信你?”唐承念微微背靠着龙赫居士墓的入口,目光紧紧地盯着辰逵。像是不肯妥协,不肯相信,但既然肯反问,这自然就是态度动摇的意思。

辰逵听得出来,松了口气。

云仲达也一样,为龙赫居士墓不用毁了,也是嘲讽――这个人,果然还是不敢死。

“我能够发誓。既然你能够联系到我们,自然也该对修真界中的事情有些了解,天道掣肘,对我们这些妖兽也是有用的。如今,我辰逵便以天道起誓,如果你替我们打开龙赫居士墓的入口,我自己不动手,也不许利齿犬杀你,不仅放你走,而且还送你黄金千两,珍宝十箱……一定送上。”

此时此刻,天道中陡然响起一声惊雷。

唐承念有些心虚,自己已经钻空子两回了,也不知道天道在天有没有灵,会不会记仇啊?

“如何?”见唐承念不开口,辰逵又急了。该不会“骆鼓”又改变主意了吧?

骨香也不知道对骆鼓有什么仇恨,见此情景,立刻冲了过来,在辰逵耳边说道:“要是他又发疯,不如我们干脆把他杀了……”

“你住嘴!”辰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生怕他说的声音太大,被“骆鼓”听见。

面对辰逵陌生的表现,骨香陡然沉默,他又默默地走回了“人”群中。

也许,在场这么多“人”,只有唐承念和云仲达察觉到这一点。

唐承念对利齿犬族内部的勾心斗角没有半点兴趣,她只是微微一笑,点头道:“既然您已经愿意发誓,我当然相信你,希望你们能够尽早将那黄金千两和珍宝十箱送给我,不要拖拖拉拉地磨蹭时间。”

“当然,我发誓了嘛。”辰逵也笑。

唐承念这才点点头,转过身。

辰逵可是以天道起誓,再加上她还要打开入口,如果辰逵敢从背后偷袭,或者让利齿犬从背后偷袭,别说修真境界更进一步了,说不准天道瞬间下雷把他劈死。所以,唐承念不仅不用害怕辰逵动手,而且,连云仲达也不用怕了。

毕竟,她刚才实在将利齿犬的仇恨拉得满满,现在这些化形利齿犬看她的目光都是恨不得将她一杀再杀的。利齿犬本就对人类有着莫名的恨意,再加上她主动刺激,这些不理智的利齿犬,随时可能出手偷袭,所以,辰逵一定会替她提防在场所有化形利齿犬,也就是除了她和他之外的所有“人”。

这其中,也包括云仲达所假扮的对象。

就算云仲达想浑水摸鱼,也不容易,辰逵会替她看着他。

这下,在她打开龙赫居士墓入口以前,辰逵和云仲达这两个唯一令她忌惮的高手都算是废了

。潜入龙赫居士墓,这个在不久之前还显得十分荒唐并且艰难的要求,忽然就变得非常轻松。只要打开这个入口,任务完成近在眼前。

“骆鼓?你快开门吧。”一催再催,辰逵也没了耐心,却也只能忍着。

唐承念并不回头,用后脑勺对着他,回答道:“好。”

“这入口要如何打开?”辰逵站在唐承念不远处,有些好奇地凝望着这墓巨大的门墙。

唐承念回答道:“很简单。这墓里的传承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龙赫居士怎么可能没有做提防?在好几代之前,他已经用大能手段,将一种血脉化入了我们的身体中,凡是小山村的人,不是一脉,也成了一脉。”

“当年的龙赫居士……已经可以控制血脉了?”辰逵惊喜地问道。

“是啊,说不定在传承之中就有这种手段。”唐承念随口回答道。

辰逵没再说话,满脸惊喜,演绎不住。

牵涉到血脉,这些化形妖兽终于明白龙赫居士是多么伟大的存在了。

骨香不禁一愣,这样一想,龙赫居士墓,似乎还真是……不能错过啊?

“是哪种血脉?”云仲达在妖兽中发问。

“你是谁?插什么嘴?”唐承念回头望了过去,明知故问道。

骨香摆摆手:“不用理他,只是个三等凡族罢了。”

看来云仲达代替的这个身份没什么地位啊,不过,也是这样,才好假装吧?

在骨香开口后,云仲达便立刻闭上了嘴。

唐承念回头继续鼓捣,原来,在利齿犬族中,也分一二三等。

骨香趁着唐承念没注意,又跑回辰逵身旁,“你看,只要放血就行了,很简单的,我们早就应该杀了他!”

唐承念没回头,无可奈何,这骆鼓到底做了什么,这么遭骨香的恨?

“你少说两句,让他安心打开入口。”辰逵白了他一眼,但考虑到骨香是二等贵族,也算是自己的拥护者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力量,便又多嘴安慰了几句,“算了吧。等打开入口,找到传承之后,我找一个你用得上的送给你,你可以慢慢学。”

骨香的双眼立刻变得亮晶晶的:“那我能学操纵血脉的手段吗?”

血脉是云泽大陆最神秘的一种事务,所以骨香这样的极|端利齿犬族,也十分佩服。

“呃……”辰逵顿时呆了。

骨香眼中的希望之火立刻熄灭:“……算了……”

唐承念用的血,是从骆鼓身上取的。

按照他所说的,将鲜血淋在了龙赫居士墓的门墙上,极有耐心地呢喃着咒语。

念完了前头老长一段,唐承念猛然凝眸,将最后十六个字一气说完:

“……魂兮归来,为我护佑,英灵英灵,墓请开之!”

“轰隆隆――”

整座青日岛,开始疯狂地摇晃,巨大的门墙,一寸寸向两旁滑开。

此处,终于显露出了幽深的隧道,龙赫居士墓,开!RS

小孩子发热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腹泻效果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怎么样
宝宝发烧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