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乡里人自家吊的柿子酒

发布时间:2019-10-13 06:30:56

  乡里人自家吊的柿子酒

  走进乡里,空气里充溢着浓郁的酒香。乡里人爱喝酒,最爱喝自家吊的柿子酒。

  乡里距城80余里,山山峁峁多柿树,柿子便是乡里人酿酒最好的原料。立秋刚过,柿子也刚泛出淡淡的红色,这时小河边一字排开了几十口浸满水的木缸,那便是乡里人又要启缸吊酒了。

  吊酒,首先得做酒,可大有学问哩,那可是乡里人的绝活。先是踩曲,那可不是人人都能踩的,这时候乡里最忙的要数林仁老汉了。老汉是踩曲高手,六十多岁,一辈子光棍,脚臭是出了名的,乡里人说,踩曲就需要这样的臭脚,脚越臭,踩的曲发酵来得越快,吊出的酒就越香越醇厚。“林老汉,明天给我踩吧”,“明天不行,我已经答应孙家的了,你家改天吧”这时候老汉总显得那样的神气。林老汉给乡里人踩曲,总是不收钱的,只需管酒管饭,饭不吃也行,酒是非喝不可的。几杯酒下肚,老汉面色红红的,话多了起来,不着边际的胡吹,这时候年轻的后生们总是捉弄他:“林老汉,听说你年轻时媳妇很漂亮,后来跑了,是你脚臭熏跑的吧?”“对对,是有那么回事,可漂亮了呢――”老汉眉飞色舞,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这时候老汉也笑。

  曲踩好了就要备料,料是柿子,乡里人将刚刚泛红的柿子,采上一筐剁碎,与曲子按一定比例拌好,一起倒进刚刚泡好的木缸里捂着发酵,当酒味产生时,再续料到缸满封缸为止。续料也有讲究,时间取决于上次加的料是否发酵,有时两天或甚至数天,续料一次不能太多,半筐即可。续料后必须用木杵充分搅拌,每天晚上临睡前还要搅拌一次,以便于充分发酵。

  秋冬的夜万籁俱寂,酒缸里沙沙作响,泛起阵阵酒泡,小屋里充溢着浓烈的酒香。一番恩爱后,女人躺在男人怀里,“死鬼,快起来,再搅拌最后一次,明天就要封缸了”。男人们是不怕羞的,光着身子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木杵,呼呼的搅拌声在屋里回荡,片刻后已是大汗淋漓,末了,将身一抖,把汗全洒在缸里,乡里人说,洒下的汗越多,吊出的酒就越香越醇厚。

  一交腊月,乡里人就正式启缸吊酒了。锅灶是早年在山墙外垒好了的,酒樽、酒溜子、酒老罐是自己的,技术是祖传的。天刚麻麻亮,一家人早已起来,女人们在灶膛里燃起了熊熊大火,男人们把酒樽子架在锅上,四周用黄泥封好。将从缸里舀出来的酒糟子与剁碎的高粱秆或黄豆壳一起拌匀,一勺一勺地均匀的慢慢加进锅里。炉膛里火光闪闪,酒樽内蒸气弥漫,强烈的酒气和灼热的蒸汽熏得男人们泪眼迷离,汗流浃背。“气燃了!气燃了!快把火烧大、快拿酒溜子、快递天锅”男人们大声吼道。把女人指挥得像个陀螺,稍不注意就招来男人们一声声臭骂。绊手绊脚的孩子们更是被骂得跑的远远的看着。架好了酒溜子,接好了酒老罐,上上了加满凉水的天锅,男人们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耐心地等待着酒股子的到来。来了,来了,酒来了,一滴,两滴慢慢地汇成一条直线,泻入罐内叮咚做响,像跳动的一首轻快的旋律。男人们俯下身子观察着酒股子的粗细,脸上泛出幸福的红光。酒股子慢慢地变粗,在冬日的晨光里腾起一片白雾,浓郁的酒香便弥漫开来。酒是有灵性的,一份虔诚便有一份收获,于是,乡里人吊酒就有了一道流传了几辈人的仪式:敬天、敬地、敬火神。男人们洗净了双手,接上满满的一大杯,虔诚地倒进了天锅水里,是谓敬天;第二杯在灶前的地上潇洒地泼上一个半弧,是谓敬地;第三杯一扬手倒进了灶膛里,轰地腾起了一股烈焰。是谓敬火神。接下来便是品酒了,周围早已聚集了许多人,男人们接上满满的一碗,轮流品尝着,好酒哇好酒,每个人都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孩子们也不甘寂寞,在大人中间穿梭着,时不时的也喝上几口,朗朗的笑声在冬日温暖的阳光里升腾,透出一片温馨和祥和。

  乡里人吊酒是不卖的,都是留着自己喝,如果你硬要买,缠急了他会送你几瓶。干完了一天农活,夜晚,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温上一壶酒,就着腌菜,把着壶儿喝上几口,劳感顿消,说不出的舒坦,融合;来客人了,温上一壶酒,菜是不必多的,有点洋芋片就行,若是贵客,再加点砧板腊肉,喝酒不用酒盅而用碗,乡里人说,酒盅太小碗实在。如果你不喝他说你看不起他,如果你不喝醉,他说你嫌酒不好,在猜拳行令中,你便感受到浓浓的亲情;上山砍柴、打猪草,下地干活,母亲总是装上一瓶,用红绳系在儿子的裤腰带上,说这样可以避邪,饿了也可以喝一口提提精神;丈夫出门,妻子总是装上满满一瓶,塞在丈夫的背包里,柔情蜜意的说:“想俺了喝一口。”

  乡里的柿子酒,香醇甜美,深深地融入到乡里的山山水水,乡里人也在吊酒的乐趣中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在浓烈的酒香中,乡里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播撒着种子,收获着希望,挺起了不屈的脊梁!酒,乡里的柿子酒,是乡里人的精神财富,赋予了乡里人火一样的个性和开拓创新的激情。

合同纠纷
污染防治
移民留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