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萌妻难驯 第五百九十五章 晚了就来不及了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9:36

萌妻难驯 第五百九十五章 晚了就来不及了

看到屏幕上的号码,司徒信急忙接听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严青川的人没有来我这儿。(..)”

扫了一眼摔得血肉模糊的尸体,权慕天烦躁的揉了揉眉心,“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儿。那个假的李攀被人从楼上扔下来,摔死了。”

他震惊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那个冒牌货落在严青川手里不过短短几分钟,怎么这么快就死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两端的两个男人不约而同陷入了沉默,直到左手被人握住,他才回过神儿来。

低头望去,夜佩慈已经睁开了眼睛,尽管气若游丝,她还是断断续续的开了口,“被关押的这几天,我大约摸清了严青川的藏身地点。你派人去找,应该能找得到……”

“你慢慢说,不着急。”

顾不上收线,司徒信蹲下身,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时候,夜佩慈主动提供有用的信息。

紧紧握住他的手,夜佩慈竭力想把事情交代清楚,可意识慢慢涣散,让她越发无能为力,“在万峰山附近……有一个独栋别墅的别墅区。”

如果马上出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只需要20分钟。只要消息正确,天亮之前就能救出陆雪漫。

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而且,在这个时候,夜佩慈不会拿这么大的事情开玩笑,“你怎么能肯定是哪里?”

“在海都,只有万峰山有大片的银杏树。我见过院子里的落叶,不会错的,一定是那里。”

“好,我马上去。你要坚持住,等收拾了严青川,我再去医院看你。”简单交代了几句,他抽身要走,却被担架上的女人叫住。

“司徒信,你一定要把陆雪漫安全带回来。”好看的眼睛染了一层水雾,她带着哭腔继续道,“在别墅里,严青川的人让我们抓阄。我知道两张纸条写的都是留,可她前抓了一张,把离开的机会让给了我。”

“知道了……”

跳下救护车,他重新把放在耳边,“据夜佩慈说,严青川的藏身地点极有可能在万峰山。我现在马上带人赶过去,你那边如果处理完了,尽快过来跟我回合。”

一直处于通话状态,权慕天把夜佩慈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既然知道严青川的落脚点,就没有理由让他脱身。

可这里是海都市区,不能大张旗鼓用重型武器。那样一来,不仅会误伤陆雪漫,也会给欧阳川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先不要轻举妄动,魏蓓拉刚刚接到江州国际刑警的通报。根据线报,他们抓捕了佣兵组织在亚太地区的联络人。据他们交代,要在今天凌晨到海都与严青川回合。”

“他要借助佣兵组织的人逃离海都?”

某朝是佣兵的禁地,组织的联络人已经落在国际刑警手里,他居然指望跟这些人跑路,真是笨的可以!

仅仅为了跑路,他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很显然,他有更深层的原因。

“据那些人说,严青川给他们找了一个军医,还打算入股佣兵组织。”

那个军医会不会是陆雪漫?如果是,就必须阻止他!

微微蹙眉,司徒信秒懂了严青川的目的,“一旦和佣兵组织搭上关系,谁也拿他没办法。到时候,想做掉他只有暗杀这一条路了。”

“他的想法固然好,但这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嘴角勾起明几分坏笑,他郁闷的心情瞬间变得阳光灿烂,“说吧,咱们在哪儿汇合?”

另一方面,陆雪漫顺利混出别墅,溜进院子,躲在树丛后观察情况。

经过仔细观察,她发现正门的守卫最多。六辆越野车和一辆悍马停在大门周围。这么布置的原因很简单,无非是方便跑路。

后门虽然守卫不多,但是大门上了锁。要是贸然翻墙出去,不等爬上墙头,就会被轻武器打成蜂窝。

前门走不通,后门也出不去,该从何处下手呢?

正想着,她捕捉到几道熟悉的人影。那几个人不就是与看守串通,打算趁乱逃出去的人吗?

他们几个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轻手轻脚的跟上去,趴进矮灌木丛,她竖起了耳朵。

“从这儿爬出去,穿过这片银杏树林,就是出山的主干道。到了路便,只要拦下一辆车,咱们就天高皇帝远,水深哗哗游了!”

其中一个人却面带犹豫,“少爷对咱们不错,要咱们几个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不仗义了?”

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男人扬手给了他一拳,露出了鄙夷的小眼神儿,“少爷希望咱们跟他一起亡命天涯,你愿意吗?你要是走了,谁照顾你老妈和即将临盆的老婆?”

余下几个也跟着附和,“就是就是!”

“我儿子上学了,成绩不错。我还等着他长大成人,赚钱让我享福呢!”

“我老婆那么漂亮,我可舍不得走!”

挠挠头,在无数个现实问题面前,打退堂鼓的保镖最终选择为自己考虑,“咱们走了,不见得其他人也会走。”

“那谁知道呢?能走一个是一个,等佣兵组织的人来了,想走都走不了了!”抱着肩膀,为首的男人吩咐两个手下去望风,带着其他的人迅速向墙角靠近。

打退堂鼓的保镖忍不住为严青川担心,低声问道,“哥,你觉得佣兵组织的人会收留少爷吗?”

“人家不肯收留,少爷和夜培东也没有其他去处。如果抱不上佣兵这条大腿,即使离开海都,少爷也逃不出蒋家的手心。”

他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么惨!”

“你以为呢?”蹲在身,藏好身形,那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得罪谁不好,偏偏开罪蒋家的人。也不知道少爷哪根筋搭错了,他明明知道司徒家族、蒋家和夜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却偏偏去踩雷,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可少爷这么做也是为了给大小姐出气呀!”

这孩子果然很傻很天真!

“大小姐让他帮忙出气了吗?况且,跟着未来拿督也没什么不好。再说,在上层社会有这点儿事情算什么,又不耽误大小姐嫁人!”

明白了逃逸的地点,陆雪漫偷眼四下打量。

周围尽管有几个监控摄像头,但唯独这片区域是监控的盲区。也就是说,一旦进入这个范围,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去。

看不出来,这几个保镖还挺有心思的!

本打算让那几个人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可没等他们行动

萌妻难驯  第五百九十五章 晚了就来不及了

,便有人招呼保镖集合。

别墅里的保镖不到一百人,从集合到清点只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完成。现在逃出去显然不现实,九成九会被抓回来。

这么做的风险太大!

但是,不走的话。陆雪漫冒充看守逃出来的事情就露馅儿了。

究竟该走,还是硬着头皮过去赌一赌呢?

短短几秒钟,她纠结的要死。

最后,她打定主意赌一赌,索性趴在原地一动不动。有灌木丛遮蔽,没人会发现这里还藏着一个人。等那些人一离开,她就会找机会逃走。

趴在地上,嘈杂的脚步声在一拨又一拨从身旁经过,她下意识的放慢呼吸,闭着眼睛装死。

几分钟过去,所有保镖在正对别墅的空地集合。片刻过去,正门缓缓向两侧退去,三辆美式吉普开进了院子。

由于隔得太远,陆雪漫看不清为首男子的面容,只觉得他的身影很眼熟。

他身边是清一色的黑人和金发猛男。看情形,那人极有可能是佣兵组织的联络人,我怎么会认识他呢?

保镖整整齐齐的站在院子里,她瞅准机会跳上墙头,轻轻巧巧落在地上,猫着腰向强狂奔。

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出来了,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她要尽快跑上主干道才行。佣兵组织的人已经到了,要是被他们发现人质不见了,一定会倾巢而出。

跑,快跑!

不知跑了多久,直跑的大汗淋漓,上起不接下气。她累得几乎虚脱,只好靠着树干休息一下。

然而,下一秒就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这里是一片银杏树林,怎么会有汽车开进来呢?

冒出半个脑袋向往张望,她看见从车上调下几十个荷枪实弹的男子,他们都戴着头盔,拿着轻机抢。为首的是两个年纪相仿的男人……

当看清他们的脸,陆雪漫顿时乐开了花,欢喜的从林子李跳出来,“司徒信,欧阳川,你们怎么来了?”

天色太黑,尽管看不清对方的脸,可司徒信认得她的声音。

“漫漫,是你吗?”

小跑着来到他面前,陆雪漫笑逐颜开的说道,“是我是我!我还以为严青川的人追了,想不到居然碰上了自己人。”

两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我们正打算去救你……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她在人群里拉来回回看了三遍,也没有发现权慕天,兴奋之余又多了几分失落。

拽了拽男闺蜜的袖子,她低声问道,“他去哪儿了?”

“他假扮佣兵混进别墅了。”

话一出口,他立刻意识到要出大事了。与此同时,欧阳川和陆雪漫也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带的人不多,咱们要马上过去支援,晚了就来不及了!”

宜春好的男科医院
宜春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宜春男科
宜春男科医院
宜春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