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原罪未央 第六十一章 白羽的救治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3:45

原罪未央 第六十一章 白羽的救治

“小小,你还好吧?”毕加索和伊内丝走到小小跟前,两个人一起弯腰查看小小的状况。

“唔……我没事!”小小试着撑起身子,对着坐在地上的小法埋怨地嘟囔道,“王子殿下你太使劲了啦!”

“吱!”小法不悦地冲着小小叫了一声,然后一个扭头不再去看她,像是在小小的“不识好人心”。

“别生气嘛!王子殿下!谢谢你的英雄救美。”小小嘿嘿笑着,伸手将闹别扭的小法强行抱在怀里,她不断地用脸蹭着小法因为撞击而凌乱的长饰羽,一点也不在乎上面沾染的灰尘,很是亲昵地贴合。

“英雄救美,美……吗?”伊内丝下意识地喃喃自语,把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将心里想的都说了出来,连忙弯腰鞠躬,对着小小赔礼道歉,“顾小姐,请原谅我的失礼,我只是……”其实只是觉得顾小小很可爱,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好像怎么解释都会令人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伊内丝,你用这么天真的表情说出让人如此尴尬的话……这让我怎么开口抱怨啊!”小小有些垂头丧气,尤其是看到怀里抱着的小法和一旁站着的毕加索同时乐开了花,就更加有气无力了,“我觉得,你和罗罗一定可以玩得很好。”

“罗罗?”伊内丝有些疑惑,歪头询问的样子像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孩子。

“对啊!米开朗琪罗……就是那个高傲自大、说话总是不经过大脑,喜欢挑战别人的雕塑家。”顾小小说着,从认真地叙说到气愤地评议,全都在她的脸上交替变幻着,看得毕加索不禁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索索?难道我说错了不成?”顾小小逮着索索的一个轻笑声不放,沉声嘀咕着。

“不是,你想说的是‘挑衅’吧!还有我是觉得你说的话里包含了不少主观成分。虽然,我很认同你的说法。哈哈……”毕加索越说笑得越厉害,这样的开怀大笑让伊内丝看得心神俱醉,她单纯的将这一切归功于……米开朗琪罗的身上?

“我明白了,米开朗琪罗先生是主人的好朋友。”伊内丝一脸严肃,说出的话任何人听来都会自然地当做是既成事实。

“额不……你误会了!”毕加索连忙挥手否认,“你是知道的,我最讨厌那些传统派别了……”

“你别听他瞎说,伊内丝!索索只是不好意思而已。”顾小小眨眨眼睛,对着毕加索一脸坏笑,转而又冲着伊内丝露出无害的表情,“索索和罗罗关系超级好的!他们俩都知道对方的小秘密哦!比如说罗罗有恐高……唔”猝然感受到自己猛地被人一把捂住了嘴,小小边“唔唔”乱叫边挥舞着两只手臂,小法趁机飞离了主人,在这一场纠缠中决定独善其身真是太明智了!

“别再说下去了,不然罗罗会哭的。”毕加索对着小小低声耳语,看到小小点点头允诺,才松开了手。

“呼呼……哦,对了!”小小赶紧跑到被遗忘了许久的被救对象――老马身边,试图将它身上的长矛取出。可是又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这老马的身体会一分两半,因为它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被这尖锐锋利的武器给贯穿。

“最好不要轻举妄动,顾小姐。”伊内丝用很是沉稳的语气去提醒小小,“依我看,你取出的瞬间,鲜血就会四溅当场。”

“啊!那该怎么办啊?”小小刚要触碰长矛的手一个颤抖,又缩了回去。

“这,我暂时还不能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

“你这不跟没说一样啊!”

小小感受到自己的脸颊有汗水滴落,她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摸索,却见这匹老马只剩下微弱的喘息,一点多余的力气都没有了。

“马儿,马儿……你相信我哦,我会努力的!我会尽我所能去救治你!”小小说着,心里深知自己一点儿医疗方面的知识都没有,甚至连基本的常识都少得可怜,但是她必须这么告诉老马,她要让它看见她的底气,才不致这奄奄垂绝的躯体进一步趋向崩溃瓦解的边缘。

一直在不远处悬空的小法在听到小小的话之后飞了过来,落在了小小的肩膀上。

“小法?”小小转头去看它。

小法没有看小小,它张开翅膀,悬在老马伤口处之上,长饰羽上位于前部的白色羽毛突然有液体从中流出,滴滴散发着明澈的光芒,全部落在了长矛撕裂皮肤的缝隙中,然后就在小小他们目瞪口呆之时,长矛逐渐消失不见,最终伤口完好地愈合。

“哇!”小小有一瞬间愣住了,她呆呆地伸手摸了摸老马原本受伤的部位,之前的触目惊心已然不复存在,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王子殿下……你好棒啊!那是萤火之泉的泉水吗?真没想到你这么有先见之明啊!”

小法毫无抵抗地被小小抱着,尚且没有要多表达什么的意思。

“也许这只鸟是……”毕加索摸了摸脑袋上寥寥无几的头发沉吟道,却只是沉吟。

“这鸟好厉害。”伊内丝两只眼睛都盯在小法身上,弯腰试图看得更清楚,却遭到了小小刻意地保持距离。

“这不是鸟!是王子殿下!”小小将小法藏在自己的胸前,同时还不忘用双手遮掩地一点缝隙也没有,“而且它是我的王子殿下!”一字一句宣告着所有权,实在是因为之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她不得不防。想到罗莉丽对小法的垂涎,她就心生胆怯。

“是,王子殿下。”伊内丝看出小小对小法的重视,便不再进一步上前,这着实让小小松了一口气。

我是不是,变得狭隘了呢?

小小忽有这个念头丛生,她偷偷地将其咽下,想暂时装作它不存在。

“嚓嚓……”有东西划着地板的声音钻入三个人的耳朵里,而且离他们越来越近,同时还伴随有拖着东西的尾音。

小小感到背后有些发麻,她潜意识地扭头去看,然后下一秒一个猛子跳了起来,接着便开始疯狂地四处逃窜。

毕加索和伊内丝讶异地望着一个握着剑的断臂在追逐小小,仔细去看,原来是刚才那个抓住她脚踝好似丧尸的战士的手臂,没想到断了居然还能动,而且追了过来,目标依然是顾小小。

“它好执着啊!”毕加索不由得感叹道。

“索索!你有时间废话不如赶紧来救我!”顾小小跑跳着奔逃,很是狼狈,“话说为什么,它就只追我一个人,不追你们啊……呼呼……我今天怎么一直都在跑啊!”小小撇着嘴,仰头嚷嚷着,想要破口大骂。

“鲜花……”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这芜乱纷扰中响起,空灵的嗓音像极了弥漫于空气中的香气

原罪未央  第六十一章 白羽的救治

,隐隐约约却并不是完全透明,无法否认这是另一种存在形式的灵魂。

“鲜花……”再一次响起,小小忍不住大叫起来,“是谁在说话?”

“去找鲜花。”在听到第三次的时候,顾小小已经完全确信自己没有幻听。

安康治疗睾丸炎医院
景德镇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上饶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怎么样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专家是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