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单独两孩幸福又纠结市民担心养不起划不来

发布时间:2019-06-09 19:13:36
虫草菌粉是什么
虫草菌粉有什么用
冬虫夏草功效与作用

“之前决定,罚款也要生二胎,这下可名正言顺了。”“单独两孩”政策一公布,已育有一女的“80后”母亲毕薇很高兴。毕薇夫妇不符合“双独两孩”政策——爱人是独生子女,而毕薇有弟弟,但他们“特想要两个孩子”。

谈及原因,毕薇说,过春节时,自家的气氛明显比爱人家热闹、温馨;有弟弟照顾母亲,自己在外生活也能放心。“我周围还有人是公务员或在事业单位工作,此前为生二胎而辞职的。”

“80后”独生子女孙菲表示:“一个都不想生,别说两个啦。”她觉得自己和爱人现在的生活状态挺好,“想干嘛就干嘛,可以有‘奋不顾身’的爱情,也可以有‘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确实还没有做好要一个孩子的准备。”

有人担心放开“单独两孩”后,生育率会反弹。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认为,短期生育率可能略有反弹,但长期来看不会大起大落。“现实环境的制约,育儿成本的提高,让很多年轻人不会盲目生育。”

养得起吗?

“奶粉贵、看病贵、入托贵、择校贵、买房贵”是一些人是否生二胎犹豫的原因。对于生二胎,经济问题是刘玉梅夫妇最大的顾虑。“在北京养个孩子,一个月轻轻松松就得花上千元,上个幼儿园每月学费都是一千多元,更不用说奶粉钱,还有生病吃药等。”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刘玉梅说。

在北京某机关工作的王女士虽然是独生子女,但她表示不愿意生二胎,压力太大。“一对夫妻要养6个人(4个老人、2个小孩),这不是要累死的节奏么!”

自从2011年5月怀上儿子橙橙到现在,郑帛已投入不下10万元,包括怀孕期间就近租房4万元(为离单位近,不挤地铁),产检生产费用1万元,早教费、玩具费、图书费2万元,奶粉钱1万多元,服装、纸尿裤等费用1万多元。尽管儿子的出生带来不小的开销,但他们还是非常坚决地想要第二个孩子,“希望儿子能够体会到手足之情。”

“要提振生育率到适度水平,就要帮助家庭降低生养成本。”穆光宗说,目前生育成本太高,家庭养育成本应部分外部化、社会化,由政府承担一定的成本,比如延长产假、增加生育津贴等。

“有些人说养不起不生,其实穷就穷养,富就富养,我父母那辈人都是兄弟三四个,照样长大了。”1981年出生的房政军夫妇从河北来京打工,房政军在北京一家电器商场做销售。他们已经有一个孩子,他坦言一直想要两个孩子,但是不符合“双独两孩”政策,如果政策允许肯定再生一个。

划得来吗?

有人说,我们这代人已经太累了,再生两个孩子,养而不教,教而不善,结果是害人(孩子)害己,劳碌一世不算,老来也不得清净,实在划不来。针对父母“想抱孙子”的追问,孙菲给了父母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们结婚时你们出钱给买房,已经“啃老”了。如果再生孩子,又没有时间照看,请保姆也不放心,还要“二次啃老”,有些不忍心。

但也有人认为,划得来。33岁的北京市民郑辉符合“单独两孩”政策,愿意生二胎。他说,孩子将来有伴了,不孤单,有什么事可以互相商量。“尤其是将来一个孩子长大后要面对四个老人,压力多大啊!”

当前,我国低生育水平稳中趋降,人口结构性问题日益突出。穆光宗说,从人口经济学角度看,生育是一种预期有回报的投资行为。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古有明训。“单独两孩”可以让一些家庭规避独生子女的很多风险;对国家来说,有利于遏制少子老龄化、性别比失衡和人力资源短缺等不良趋势。

随着“单独两孩”政策的推出,也会带来一些社会问题。部分人认为这一政策将加剧女性就业难问题——有些单位倾向于不招刚毕业女学生或跳槽的未育女性。一名企业高管私下表示:“就怕一来就接连生两个,搁哪个公司也受不了。”

“比如过去一方是独生子女,超生了但没上户口;过去生一孩但被要求做了绝育手术的,现在的政策怎么样界定,肯定还有很多新问题、新难题需要明晰和回应。”研究人口经济学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生育政策的调整肯定会让社会付出一些利益成本,但新政策的推进过程中,如何前后衔接、配套跟进,需要周全妥善的政策设计,避免造成新矛盾。(李亚红、南婷)

江西服装学院承办服装类专业技能比赛

第二届华创杯创业大赛在武汉颁奖

你能想象等公交的时间就能参加电视直播的棋

江西服装学院承办服装类专业技能比赛
第二届华创杯创业大赛在武汉颁奖
你能想象等公交的时间就能参加电视直播的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