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极品相师 081 初闻赌马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0:08

极品相师 081 初闻赌马

茶,喝了,再冲,

何鸿深跟陈志玲又聊起在澳门开设赌场事宜,

何鸿深是赌坛元老,澳门赌王,他对赌坛的研究之深,恐怕整个澳门也根本沒出其右者,

特区政府组织的赌牌招标仪式,也很快就要举行了,何鸿深是这方面的元老,陈志玲有很多东西需要向他请教,

何鸿深也是有问必答,而且説的很详细,

“小陈啊,你忙着筹备赌牌招标,那本次盛况空前的国际赛马会你恐怕无缘一见了。”何鸿深呵呵一笑,对陈志玲説,

“国际赛马会。”唐振东一听马会,耳朵一竖,马上问道,

“説是赛马会,其实就是赌马,再有半个月就是一年一度的香冈国际赛马邀请赛,届时全世界各地的名马、骑士都会云集香冈,为了本次的马会,各地的马主会提前几个月就开始训练马匹,有很多是为了这奖金高达千万的大奖來的。”

“一千万大奖,这奖金的确够高。”唐振东啧啧感叹一声,

“一千万还高。”何鸿深呵呵一笑,解释道,“这千万只是保底数字,是由马会拿出的固定奖金,但是马会还会拉到很多富豪赞助,或者根本不用拉,很多富豪都会主动赞助,按照往年的惯例,优胜的马匹会为马主赢得获得上亿的报酬,这还不算,获胜的马匹会立马身价倍增,获得一般人根本很多无法想象的巨大财富。”

“马会,是什么,跟国际赛马会一样吗。”

“呵呵,马会就是香冈赛马协会,也是本次的国际赛马会的主办方,香冈赛马协会是港澳一带最大的公益性非盈利协会组织,享誉世界的马术组织,有自己的信托基金会,每年为公益事业捐赠大量的金钱,组织马会的日常活动,就像平时的赛马都是由马会组织的,但是马会最受瞩目的是每年一度世界马术大会,説白了,其实就是赌马,也是政府按照博彩的形式,大家可以竞猜马会的优胜马匹,猜中的人从而获得巨额奖金,而马会的信托基金会管理这部分盈利,有组织有目的性的投入到公益事业里。”

“哈哈,我明白了,这跟内地的彩票其实是一样的。”唐振东笑道,

“形式差不多,但是内在差太多了,香冈的马会的受欢迎程度远比你想象中的要高的多,每三个香冈人中必定有一个经常关注赌马的,不论是名门贵妇、耀眼明星,还是富豪巨贾、职业马迷、普遍市民都对赌马有强烈的兴趣,而且还有很多靠“讲马”、“评马”吃饭的“马专家”,而且赌马的形式多样,独赢、位置、连赢、位置q,仔宝、三宝、单t、四连环、过关、混合过关、双t、三t、六环彩,只要你能想象的赌马方式,这里都会有。”

何鸿深扒拉的指头给唐振东讲起了“马经”,各种赌马方式,让唐振东差diǎn头大,

“去年,整个马会的总投资额你知道达到了多少吗。”何鸿深神秘的问唐振东,见唐振东摇头,他伸出了一个手指,“去年香冈马会收到的总投资额达到了一千四百亿港元,除去近一千二百亿的派彩,还有一百多亿的博彩税,马会的收益达到了五十多个亿,当然这部分钱都存在了马会的信托基金里,用于公益事业,你説的内地的彩票,能有这个水平。”

何鸿深对于马会的自豪情绪溢于言表,

唐振东也摇了摇头,内地彩票返奖率多高就不多説了,其实不管返奖率多高都无所谓,只要把取之于民的钱,最后都用到民众身上,那都无所谓,但是,哎,唐振东叹了口气,“你説你们的信托基金,都用作公益事业,这个谁就能保证沒有暗箱操作。”

唐振东对何鸿深的自豪很反感,当然这是由于跟内地的巨大差别,让唐振东心中大是无奈,

“呵呵,你説的也对,马会这五十多个亿的盈利,对于普通人來説,那绝对是一笔不敢想象的巨大财富,但是对于马会中的十二位常任董事來説,这diǎn钱算不得什么,你知道的,内地富李家诚就是这马会董事之一,还有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全、还有金管局主席任之刚、鸿基前董事长郭炳湘、中信泰富前主席荣智健、刘氏地产刘金雄等政商界领袖,都是马会的董事成员,而且各位董事在马会的任职,沒有一分钱的酬金,全部是义务工作,所谓的马会支出只不过需要付出四千名全职职工和一万名兼职员工的工资而已。”

唐振东咋舌,这才确定何鸿深并沒有胡説,因为那些人的确沒有必要去贪腐马会那个把亿,这些钱在他们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钱,

“我想知道的是何老是否也是马会董事之一呢。”唐振东看着何鸿深问道,

何鸿深diǎndiǎn头,“算是吧,我是以香冈荣誉市民而加入的马会,马会只招纳香冈本地人任职,也许过几年管理更加严格,説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给踢出马会去了。”何鸿深不无惋惜的説道,

“以何老的声望地位,还有人敢这么做。”唐振东奇道,

“呵呵,你是内地的,不懂我们这里的规矩,这是硬性规定,谁也不能违犯的。”

唐振东心中一笑,不以为然,一个不一分钱工资的马会董事,值得这么珍惜吗,唐振东这么想是因为他根本不了解赛马在香冈澳门一带居民心中的地位,打个比方,如果何鸿深沒有这个马会董事的身份,香冈人大部分根本不会认可这个赌王,即使认可也是称呼他赌王,绝对不会称呼他何老

极品相师  081 初闻赌马

,因为马会的董事并不是以金钱來衡量彼此的地位,而是以声望來担当,比如著名的**官李国能,虽然在金钱上无法跟李家诚,刘金雄这些人比,但是在香冈的声望地位却非常之高,因此,李国能和曾荫全这样的人,依旧能够担当马会董事,

“唐师傅,我听你问这话的意思,你也想参赛。”何鸿深问道,

唐振东diǎndiǎn头,“我也非常喜欢马。”

何鸿深哈哈大笑,“説得好,我也非常喜欢马,我在马会也有两匹马,一匹腓特烈斯堡马,是纯正的丹麦温血马血统,还有一匹是我去年才从英国皇室那里买的一匹纯血马,今年我就准备凭借这匹纯血马竞争下本次国际邀请赛的头筹。”

何鸿深一説起自己的那匹纯血马,满脸的骄傲,这匹纯血马几乎让何鸿深付出了赌场一个豪华赌厅的价格,而这匹马的血统非常纯正,虽然从來沒得过国际大赛的冠军,但是那是由于它还小,去年在英国的马术邀请赛上,这匹年轻的纯血马获得了第三的好成绩,须知那时候它才三岁多,完全沒有达到体力的巅峰,

何鸿深边説边笑,大概是觉了自己似乎高兴的有些过了头,他转头问唐振东,“唐师傅,你这身材骑马似乎是不大行。”

“怎么,骑马还要身材好,我的不好。”唐振东讶道,

“哈哈哈哈,那是当然,既然是比赛,那马跟骑手两样缺一不可,好的骑手能dǐng小半匹马。”

“骑马骑就行了,跟骑手有什么关系,我们北方的大草原,牧民都骑马,而且孩子生下來后,就与马打交道,从小就骑马,这样的也不行。”

“当然不行,这种骑手上了比赛,基本沒有赢的希望,真正的骑手是必须经过专业训练,包括与马沟通,调动马的情绪,当然骑术也是很重要的,还有一diǎn身材必须娇小,因为身材高大的人,体重越重,他们身下马承受的压力也越大,负重越大,这对成绩的影响很关键。”

唐振东diǎndiǎn头,这diǎn何鸿深説的很在理,不过他想起自己的火云,恐怕就算背上有三个自己,也不能对它的度产生多少影响,不过能轻diǎn还是轻diǎn好,

“唐师傅,你这是打算当骑手还是怎么。”

“呵呵,何老,我也有匹马,从來沒参加过比赛,想拉來看看它到底跟世界名马的差距有多么大,顺道看看能不能给它找个媳妇,哈哈,不知道我应该去哪里报名。”

“这。”何鸿深就是一愣,如果刚刚唐振东沒指diǎn自己的新普京的筹建,那何鸿深一定会告诉唐振东,你这从來沒参加过比赛的马,去报名参加每个周都进行的常规马赛就行,正好可以练练手,而且那里也沒太多的好马,

这次的国际邀请赛可是国际dǐng级赛马会,应邀前來的无一不是有正宗血统的名驹,就算是名驹都安排不过來,你这还不清楚血统的杂马就想來参赛,

真当我们的这次国际邀请赛是闹着玩的吗,

不过,何鸿深对唐振东着实是另眼相看的,不单单是因为唐振东的赌术,还有他的身手,也不是因为他的风水相术,何鸿深感到唐振东身上有股神秘,一种常人莫测高深的神秘,

广东治疗龟头炎方法
广东治疗龟头炎费用
广东治疗龟头炎医院
广东治疗男科方法
广东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