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妖怪事务员 743章 被救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3:12

妖怪事务员 743章 被救

少年的姐姐很失望!

你怎么就那么差劲呢?叫你把绳套弄大diǎn,这样,这样,套在他的腋下。你看你扔到哪去了?

你真叫我失望啊!

姐姐骂着骂着,自己都快哭了,为不成器的弟弟难过。

义云心里矛盾:既想她们快diǎn动手拉自己上岸,又担心这绳套会把自己勒死!

好半天,姐姐这才回过神来,喝斥弟弟和她一起合力来办正事。

用力拖!

义云不由得一阵叫苦:果然不幸被言中了!没办法,再次龟息功。

姐弟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义云拉上岸。

少女和少年原地坐下,喘息了半天才缓过劲来。这才想到了义云。

仔细一打量之下,却又见义云又目紧闭,脸上颜色惨淡吓人;少女便又惊得尖叫起来!

还是少年反应快,立即象兔子一样蹿到远处,只留下姐姐一个人。

姐姐就给吓得脸都白了,却根本挪不开腿脚——软了。

少女就号啕大哭起来,声调绵长高拔、真可穿云裂帛。

哭着哭着也就不害怕了,然后就想到胆小懦弱不负的弟弟,早亡的父母,不知道面貌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平时不沾边的七大姑八大姨……

这一想更是悲从心来,难以自抑。就更是哭得稀里哗啦了!

少女这一哭,惊天动地,肝肠未断而也怕快要断了。

少年站在远下想了半天,没有更好的法子。只得再次缩头缩脑地靠了过来,嘴里语无伦次地道不停向姐姐道着歉,要不这样子的话,今天的晚饭没着落了!

少女哭了半天,有些累了;再加上弟弟服了软。心也就软了,谁叫咱们是姐弟,父母双亡,只得相依为命呢?

姐只是恼你毛手毛脚,本来是救人行善,这是好事!现在倒好——积德行善变成作恶了!

少年再一次痛心疾首地垂头认错。

呃。好吧。弟弟你认识深刻,今天的事情也就算了!这人本来就命悬一线,或许是给水呛死了也説不定。

要是你听姐的话,乖乖的藏在家里,只要躲山贼就好。那么怎么会有现在这个麻烦?

只好这样吧:等到天黑下来以后,请谢大叔他们找几个人来,把这尸体掘个坑埋了吧。这事咱们做不了。对了,千万不要説是咱们拖上来的,记住了?

少年就答应:“记住了!哎,姐,你説这家伙会不会也是个挨千刀的山贼呢?”

“呸呸呸,莫乱説!如果真的是山贼。那更得埋深diǎn,更不能到处乱説,否则就要惹祸招灾的。知道不?”

“哦,知道了。”

“那,那咱们走吧……”

没走出多远。因为义云醒来已经有一小会了。

义云呼唤道:“等等,我真的没死,救救我呀!”

姐弟俩惊叫一声,紧紧拉着手。跑得更快了!

正跑得气喘吁吁的时候,姐姐忽然对弟弟説:“别往家跑!”

弟弟害怕地问:“为什么?”

“笨哪!要把那个黑乎乎脏兮兮的鬼魂带到家里呀?”

弟弟流汗:“啊!那怎么办?”

往谢叔家跑、那儿打铁的人多。不怕!

弟弟答声:“好!”

于是加紧朝前奔,这回是姐姐跟不上了。全由弟弟拖着跑。

一阵风似的来到谢大叔的院落里,只听见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整个村子里只有谢大叔不躲山贼,因为山贼们不时需要打制些刀具什么的,还算有些人面熟。此外,谢大叔是个残疾人,真正是穷得叮当响,山贼是根本看不上的。

……眼看姐弟二人去得远了,根本赶不上。

义云只好叹口气,挣扎着爬起来,一步一挪地进村去;这俩人是指望不上了,只能到别人家里碰碰运气,好歹给口饭垫垫,将养一下精神。疗伤的事情估计一天两天不行、得从长计议。

村子不大不小,但是义云在重伤之下,要走通头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明明看见姐弟俩一直奔向了村东头,但他根本没有体力走到那里了。

而且奇怪的是一路上几乎就没有见着人,连一根鸡毛也没见着,干干净净的。难道真是是象先前姐姐説的,“躲山贼?”

这可糟糕了!自己多走一步得喘上半天,怎么把自己藏起来?如果真的来了山贼,肯定应付不了。

义云左思右想之下,决定还是就近的原则,选最近的一家,进去碰碰运气、多少还能节省diǎn体力。

进了小院,再拼命朝正房挪。可是还有一diǎn距离,他不禁大失所望:门牢牢地锁上了。

往下一家吧?但这是不可能的!

义云有些绝望地向四周看了看,眼睛一亮:

正房东侧是一间耳房,门扣子耷拉着。

义云不由得身上来劲,便朝那里移动,是的,移动、而不是小跑。

推门进去一看,是间厨房。真是太妙了!矮桌上竟然放着一碗白饭、筷子一只插在碗里、另一只滚到桌子边缘上。碗里没有什么菜,却被挑动得一片狼籍。看来是有人在扒饭的时候突然有急事,顾不得收拾便出去了。

也不知道这碗白饭在这摆放了多久,但有总比没有好、吃人剩下的总比饿死强!

对于义云来説,当前最要紧的任务就是吃光它!

于是,义云就猛扑过去。

那姐弟俩人一直跑到谢大叔的打铁棚子里面,又回过头却猛瞅了半天这才放下心来。而此遍时谢大叔正背对着他俩,左手端着铁钳夹住料子、右手执锤往铁砧上用力敲打,叮当叮当的声音非常闹耳朵。

两人不由得伸手把耳朵堵得严严实实,姐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先前的遭遇劈里啪啦非常大声讲了一遍;而谢大叔则始终充耳不闻继续打他的铁。

姐姐自然是知道的,谢大叔的耳朵素来就有些背,也许是长期打铁给造成的;但她此时只要把心里的恐惧释放出来就好,谢大叔听见听不见倒在其次。打铁棚子里非常吵非常热,可是姐弟宁愿呆在这里,现在整个村子里就这里还能给他们带来一diǎndiǎn安全感。

等到谢大叔暂停下来,准备把料铁重新放进炉里加温的时候,姐弟俩就再次七嘴八舌地抢着把事情经过再次重复了一遍。未完待续

深圳牙齿不齐可以矫正么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专业哪家好
贵州哪个医院看癫痫病
泉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中山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