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苍灵十二将 第六十九章 风中花雨 一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4:16

苍灵十二将 第六十九章 风中花雨 一

“唔……”

叶恒远揉揉眼,掀开被子,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他迅速地穿好衣服,拉开垂到床边的窗帘。

天还没有亮,空中是满满的一团黑灰色,像是一锅浆糊

苍灵十二将  第六十九章 风中花雨 一

。从窗户里往远处看,只能看到军营周围的几座xiǎo山丘的模糊影子。一般来説,刚睡醒的人很难从一大团黑灰色中分辨出一团浅灰色来。天上没有任何自然光源,别説月亮了,连芝麻粒大的星星都看不见。风仍然在刮,但不像昨晚上那么大,隔着窗户能听见一diǎn不大的风声。口号声和脚步声已经响了起来。有些声音是警卫队交接岗发出的,还有些声音是操练场上晨练的战士和士官们发出的。

叶恒远推开门,走出了房间。他准备在天还没亮之前上楼dǐng天台去修炼一阵。联合指挥部给他和伙伴们安排的房间是参谋部的空闲宿舍,没有因为他们几个的特别身份就给他们特殊照顾。他观察过,参谋部宿舍的楼dǐng是平dǐng的,很适合修炼。刮风的天气尤其适合他。

他走到冷寒住的对门房间门口,敲了两下门,却没得到任何回应。李文信住的那间房间在走廊的尽头,离操练场最近。通过走廊尽头的那扇窗望去,能看到操练场上亮起了十几颗不同颜色的微弱光团。

“冷兄也挺勤奋的啊?”他淡淡地笑了笑,走向楼梯口。

冷寒站在宿舍楼dǐng的边缘,面向西北方,双臂紧抱在胸前。他闭着双眼,却又不像是在睡或者养神,眉毛时不时地抽动。风吹起裹在他制服外的白袍的下摆,发出微弱的响声。

“叶兄,醒得这么早?睡得可好?”

“嗯。挺好的。”

叶恒远刚从楼梯口走出来,随意地回复了一句。一股气流在接触到他身体之前突然变慢,如同消息中的水流遇上礁石一样从他身体两侧绕过。他慢慢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冷寒身后。

“中央军团的人真是够勤奋的,”冷寒淡淡地説,“师父刚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信。”

叶恒远抬了一下头,往操练场的方向看了一眼。开始晨练的普通战士、士官和灵师战士越来越多了,每个人或者每群人都有序地分成各个xiǎo队,在各自的指挥官下进行适合自己的晨练。

“对啊。要不然中央军团怎么会一直都是五大军团之首呢。”叶恒远附和道。

冷寒转回身,面向叶恒远。他的嘴角抽动了两下,像是把想説的话憋了回去。

“冷兄,你情绪好像不大对啊。昨天猎杀灵兽的时候累着了?”

叶恒远嘴上随意説了一句,双眼却注视着冷寒的脸。

“没有,”冷寒摇头,“我没什么。我们都差不多,对吧?昨天那些事,还不至于让我们累。不过……叶兄,你感觉怎么样?”

“啊?”叶恒远愣了一下,“什么感觉怎么样?”

“我説灵元,”冷寒説,“你得到的那颗灵元。怎么样?功效好吗?”

“啊?嗯……还行吧……”叶恒远挠了挠头。

“呵。”

冷寒淡淡地笑了一下。如果远远地看一眼,他的微笑还是比较迷人的,足以让没脑子的xiǎo女生尖叫。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説。谁都不会轻易説出自己有颗灵元,更不会随便把它的功效和能力告诉别人的。除了最亲近的人。我理解你。”

叶恒远的嘴角也抽动了两下,硬是把原本想説出口的话憋了回去。

“我不是羡慕你,”冷寒摇了摇头,“灵元这种宝物,可遇而不可求。这个道理我懂。其实你没想过,我们俩其实挺像的吗?”

叶恒远摇了摇头,没説话。

“我想过。”

冷寒抬起头,望了望黑漆漆的天空。

“我们都是需要力量的人,都希望自己迅速地变得强大起来。我们都是被师父发现的,都是被师父领上这条路的。这或许是我们共同的、唯一的宿命。”

“冷兄,你已经好久不説这样的话了,”叶恒远説,“快有半年了吧?你上次这么单独跟我説话,还是在我刚认识你不久的时候。”

“是,”冷寒diǎn头,“确实是这样。叶兄,你是不是觉得不公平?我知道了你的过去,却一直没告诉你,没告诉其他所有人,我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

“没事,”叶恒远摆摆手,“我可以不知道。我师父説过,英雄不问出处,一个人的过去只能代表他已经用掉的那部分生命,跟他的未来没有任何必然关系。昨日的英雄,未必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屠夫。”

“嗯。”

冷寒再次把目光投向西北方的天空。那里仍然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黑暗。

“等到我准备好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也告诉其他所有人。对了,我听师父説,你们几个都被主帅指diǎn过了?”

“嗯。”叶恒远立刻diǎn头。他不知道冷寒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但却没立刻问他。

“那多好啊,”冷寒笑笑,“我还没见到过主帅呢。叶兄,能告诉我主帅跟你説了diǎn什么吗?这里就我们两个,我绝不会説出去的。”

叶恒远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碧绿色的眼珠连续转了好几下。他突然觉得,冷寒今天很反常,像是吃错了什么药。

“没啥,”冷寒摇了摇头,“不愿意説也没什么。我懂。你可能觉得,我今天话太多,太反常了吧?师父跟我説过,每个人都可能有其他所有人不知道的另外一面,哪怕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亲人,还是同生共死的朋友。我要是説,我是把你当真心朋友才这么问,你多半会确定,我真的吃错东西了,对吧?毕竟你以前是厨师嘛。”

“主帅没説什么特别的。”

“嗯?”

冷寒的表情立刻变了,像是听到了一条狗发出一声猫叫一样。他瞬间瞪大了自己的双眼。

“主帅只是説,目前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方法和道路都很对,让我继续照着练下去。没有什么别的。”叶恒远清了清嗓子。

冷寒没有立刻回话,只是低了低头。他不知道该説什么。

“我説得是真的,冷兄,”叶恒远説,“我没有必要骗你。我们现在是朋友,也是战友,将来还是同事。这种xiǎo事,如果谁愿意説出来,有必要骗人吗?”

“是啊,”冷寒diǎn了一下头,转过身去,面向操练场的方向,“没错。谁也没必要骗谁。我也不知道主帅会怎么指diǎn我,对吧?”

叶恒远没有立刻回答,脚下再次往后退了一步。他也低下了头,脑海里回想起昨天在母核之前的情形。

他只记得,当时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灌注入自己的身体中,差一diǎn把自己给撑爆。这股力量像是纯粹的风元素,在自己的全身灵脉中不停流窜,但又像混杂着冰块的水一样带着自己一种刺骨的凉意。他非常难受,却又无法大喊出声,只能强行尝试去疏导这股力量,但这股力量太强大,他完全无法抗拒。只是几次眨眼的功夫,他就基本失去了意识,只感受到有一股潜藏在自己体内的力量在操纵自己的身体,做着各种不同的动作。他唯一记得的,是他好像看到了一条青龙——跟自己的方天戟之上的龙纹差不多的青龙。等他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自己像是刚刚连续上完一节体能训练课、一节武器对战课、一节拳脚搏击课和一节能量操纵课一样,累得浑身都没力气了,差一diǎn趴倒在地上。巫海主帅只是説了那么几句话,还夸了自己几句。

不过,他还记得,他仿佛感觉到巫海主帅那明亮的眼眸中透出一丝复杂的情绪……他很难感受出那是什么,像是长辈操心晚辈的样子,又像是……

“你俩醒得也够早的。”

“啊?!”

叶恒远和冷寒同时惊呼出声,同时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右侧。

一圈散发的淡淡银光的灰色灵力球凭空出现。李文信从中钻了出来,落到两人身前。

“我比你们醒得还稍微早diǎn。我刚才在练‘虚空遁形’,完全屏住自己的气息和灵力波动。你们的修为比我要差一阶,所以你们完全无法发觉我的存在。天快亮了,先回去吧。女生们该醒了。一会儿白将军会派人叫我们的。”

叶恒远和冷寒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一脸説不出的尴尬。

天很快就亮了。説是亮了,其实也就是从黑灰色变成浅灰色而已。整个苍灵国的西北地区的冬天基本没几天能看见太阳,只要不下大暴雪,就属于好天气。

叶恒远五人跟在白素心身后,与两支国家安全部的灵师xiǎo队一起,飞向苍青城。白素心释放出一层接近透明的灵力防护膜,将所有人全都笼罩住。事实上,就算没有这层防护膜,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没有人会掉队或者出什么意外。

只过了不到十分钟,苍青城的城门和一些比较高大的楼房、塔楼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了。这苍青城自然没有苍灵城那么宏大,但作为西北地区三行省中相对稍微富裕一diǎn的苍岩行省的首府,它的规模也不能算xiǎo。放眼望去,无论是城墙,还是楼房、塔楼或者xiǎo型的城堡,基本都只有三种主色:青色,灰色,以及专属于积雪的白色。

朔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朔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朔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朔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朔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